骚家帮”的男人,骚得各有特色,我曾经小小总结过:小王子是“曾经年少爱追梦”的骚,骚得质朴、骚得非常小男生;胖子是“会说话的生殖器”,顾名思义,就是嘴巴上的骚;精精则是扑面而来的骚,骚得毫不掩饰,骚得自得其乐.......而今天要讲的,是帮中骚得最高境界、骚得最石破惊天的一个人——副帮主(自封)骚YANG。
为了便于各位看客更明晰的了解骚YANG的成长史,我决定分小标题讲述。

处男期:老实勤劳的“小工蜂”(小)
2003年夏天,我怀着一颗对新闻事业的向往与憧憬之心,来到了城中著名的S报。那时候的我,记着长辈那句“当新人,要少说话,多做事”的警告,压抑着八卦的心态和伶牙俐齿的一张嘴,每天一边默默采访写稿,一边默默观察着周围的老师们。媒体人总是比其他单位要活跃得多,老师也经常互开黄色玩笑,但,有一位老师,却那么的特别.......特别的......老实(原谅我用这个词语,但当时的他确实只有这样一个显著特征)。一脸正气的方脸,隐藏在眼镜后面的不大不小眼总是像在思考着工作,永远的挺胸、收腹,是他走路的姿态。每天就看他认真记录领导的指示,然后立刻拨通电话,用他那抑扬顿挫的普通话细致采访,接着开始目不斜视地敲打键盘,写稿、修改、传稿、关电脑、下班......中途几乎不会开任何小差,也不会和同事、尤其女同事多说话,更不要说开玩笑了。“小伍,我下班了,再见!”用播音员的口气和大家告别后,只见他将包斜跨好(注:任何包包,各式各样的包、不同品牌的包,他总能把带子调到最中意的长度——就是包包主体正好不偏不倚搭在那翘起的臀部上,随着走动,包包就“啪嗒,啪嗒”的在他的臀部拍打),迈着正步昂首离开。望着他凛然的身影,我不禁在心中感慨:好正直的老师啊!!!

点击阅读查看全文

作者:骚家帮帮主夫人

       “骚家帮”的男人,骚得各有特色,我曾经小小总结过:小王子是“曾经年少爱追梦”的骚,骚得质朴、骚得非常小男生;胖子是“会说话的生殖器”,顾名思义,就是嘴巴上的骚;精精则是扑面而来的骚,骚得毫不掩饰,骚得自得其乐.......而今天要讲的,是帮中骚得最高境界、骚得最石破惊天的一个人——副帮主(自封)骚YANG。
         为了便于各位看客更明晰的了解骚YANG的成长史,我决定分小标题讲述。

处男期:老实勤劳的“小工蜂”(小)
        2003年夏天,我怀着一颗对新闻事业的向往与憧憬之心,来到了城中著名的S报。那时候的我,记着长辈那句“当新人,要少说话,多做事”的警告,压抑着八卦的心态和伶牙俐齿的一张嘴,每天一边默默采访写稿,一边默默观察着周围的老师们。媒体人总是比其他单位要活跃得多,老师也经常互开黄色玩笑,但,有一位老师,却那么的特别.......特别的......老实(原谅我用这个词语,但当时的他确实只有这样一个显著特征)。一脸正气的方脸,隐藏在眼镜后面的不大不小眼总是像在思考着工作,永远的挺胸、收腹,是他走路的姿态。每天就看他认真记录领导的指示,然后立刻拨通电话,用他那抑扬顿挫的普通话细致采访,接着开始目不斜视地敲打键盘,写稿、修改、传稿、关电脑、下班......中途几乎不会开任何小差,也不会和同事、尤其女同事多说话,更不要说开玩笑了。“小伍,我下班了,再见!”用播音员的口气和大家告别后,只见他将包斜跨好(注:任何包包,各式各样的包、不同品牌的包,他总能把带子调到最中意的长度——就是包包主体正好不偏不倚搭在那翘起的臀部上,随着走动,包包就“啪嗒,啪嗒”的在他的臀部拍打),迈着正步昂首离开。望着他凛然的身影,我不禁在心中感慨:好正直的老师啊!!!

发育期:眼神迷离的“two times”(小)
       我一直在使劲回忆,这位如此“一脸正气”的人,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化的。还是先听下帮内人员怎么说吧:  
      他老婆说——“主要是遇到我了,我太骚,把他带骚的。”
      帮主也爆料——“我也见证了他,当老梅实习生的时候只老实,从不给老子说话,主要是马瓜批(骚YANG曾经的同事兼好友)带他出切骚,就开始慢慢变坏了,元凶就是马瓜批!”
       何老师——“回忆一哈,他当年是默默的跟在梅老师后面,坐在办公室的角落里,每次首先是见到他的眼镜哈,当时是金边小眼镜。估计是专人给他设计了一哈,建议要突出他的眼镜,所以才换成了黑边艺术风格小眼镜”    
       不过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那次“一把骨”的会餐。
       会餐的由头已经记不到了,参与的人员除了我、帮主、骚YANG,还有一位新晋加入帮派的P姓女子。我告诉P,吃饭时会有骚YANG,她说:“哦,我晓得,就是那个多正经的嘛。”是滴,对于骚YANG的印象,在当晚之前还是两个字——正经。接着,席间,大家相谈甚欢,几杯“梅子酒”下肚,骚YANG的眼神开始迷离起来。不知不觉,大家的话题不可避免谈到了SEX,每个人都开始兴致勃勃的自爆每晚N次的“辉煌战绩”。突然间,那双迷离的眼睛抬了起来,一眯一张之间,闪烁着异样的兴奋光彩。与此同时,从他翘着的兰花指中,一根食指竖了起来,左右摆动:“NO,NO,NO,NO,NO。你们都错了!”我们错了?错在哪儿了?只见骚YANG不紧不慢,端起梅子酒,满足的呡了一口后,用一种亦男亦女的海豚音说道:“two times,best!呵呵呵呵呵......”他那反串艺人般的奸笑声,伴随着“V”型手势,在P姓女子脸前忽远忽近的晃动。顿时,所有人都“石化”ing......第二天,P姓女子对我说:“天哪,经过昨晚之后,我简直无法再正视他!但巧的是,今天白天我们在电梯口偶遇了,他又恢复了一脸正经,还和我打招呼。我看都不敢看他一眼,直接奔上电梯,跑了!”


巅峰期:花枝招展的“B”CUP(小)
       帮主对骚YANG有个经典点评:九世妓女&亦男亦女。前半句很好理解,就是太过淫荡,后半句主要来源于骚YANG对做女人的渴望。平日在KTV,每每有人点唱《囚鸟》、《领悟》、《新不了情》等女人苦情歌,骚YANG总会一把抢过话筒,双眼微闭,用带着哭腔的“海豚音”倾情献唱,总能获得一片掌声。某次聚会,更是登峰造极。骚YANG又是几杯“梅子酒”下肚,眼神开始迷离之际,帮内的女性主要成员灵机一动,商量后决定要给他做个“造型”:吉普赛风格的围巾先做成“草裙”,头顶是印巴风情的头巾,苏格兰风情的格子围巾绕成了一个“胸罩”,直接绑上骚YANG的胸间。凹造型期间,骚YANG一直闭目呈享受装,可当做“胸罩”填充物时,他突然清醒过来,直斥正在忙碌的某女:“我咋可能只是A罩杯!!!快把我填成C罩杯!!拿旁边那个杯杯垫起!”直到如他所愿成为C罩杯后,他才再次安详的闭上眼睛,跳起了波西米亚风情的舞蹈,包间内的服务员霎那间停止了手中的劳动,目不转睛盯着这精彩的一幕。说时迟那时快,气愤之极的杨夫人一个箭步冲上前,对着骚YANG就是连环“小碎铲”(就是以平均4个/秒的速度铲耳屎),而骚YANG依旧保持着胸部高耸的姿态,毫不放松。
        骚YANG就是有这个本事,所有不了解其本性的人都会对他竖起大拇指,他最真实的一面只有在骚家帮聚会时才会彻底绽放。他总会在和男性朋友单独相处时突然冒出“我的菊花咋有点痒喃”之类暗示的语言,更有甚者,某次他兴致勃勃之际,某女扯开裤子,把几个冰块顺着屁股丢了进去。本以为他会条件反射地说:好冰!答案却惊天地泣鬼神,他眯着眼,爽呼:“哇塞,我炙热的菊花已经融化了冰块!”
        于是,骚YANG凭借着一次又一次精彩表现,在帮中逐渐有了地位,更不知何时间自封为副帮主,并随时蠢蠢欲动,欲夺取帮主之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