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酒泉市辖区玉门市独山子东乡族民族乡。

生平第一次见到了那么贫穷的地方。

家家户户房子外面都用木棍撑着,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周围地上都是浮土,走过去,尘沙满天,土只往人鞋子里装。周围土地盐碱化严重,麦子种下去基本不能成活,这里的人们只靠外出打工和低保维持生计。

随意走进一农户家里,整个房子只有一间,触目所及,屋里的家具历历可数。一张黑木桌子,一张以砖为底、木板为垫的“床”,一床破旧的薄被,一个简易灶头,少许农具和农作物,一家四口人吃住就在这样10平米左右的空间里。

这家的汉子外出打工了,但因为住处没手机,最近的公用电话在十几里地之外,女主人至今都不知道老公身在何方。我再也无法问下去。

同去的每一个人说得最多的就是震撼二字,有某单位领导说回去后吃饭都没心思,晚上在五星级宾馆里睡不着觉,想着自己和独山子乡民生活的对比,内疚油然而生。

而我,震撼之外,想起临行前,领导对我说的“到了甘肃某些地方,真会觉得人生来很不公平。”我暗下决心,希望做些努力,让更多的人知道这个地方,帮助这里的村民。

面对着不同寻常的所见,想起以前自己偶尔浪费食物,想起自己面对生活的种种抱怨,我不由得万分惭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