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LONDON时,去公司参观的那天,从CENTRAL LINE闷热潮湿的地下通道里走出来,清晨清凉的风迎面扑打
在你的脸上,你就像一个在阴暗坟墓里活埋了许久的人一样脸色苍白。埋下头深呼吸两口气,抬眼去看出口处
高大的石头建筑之间的天空。一朵雪白的云像只轻巧的鸟巢一样搁在了眼前建筑的顶角。又像只灵巧的蝴蝶
一般,随时预备振翅而去。英国的蓝天白云永远这么有诗情画意。就像是莫奈不经意间揉花了你的眼睛,然后
随便拿出一个画框罩了上去。然而,这诗情画意除了偶尔走神的人们或者那你所能看见的蜷缩在街角的肮脏乞丐
以外,恐怕没有人可以体会。因为你我愿意安排一整个紧凑匆忙的星期在OFFICE和HOME之间奔走只为了拥有
一个空闲的周末到NATIONAL GALLERY欣赏油画。必然没有空抬头看一看头顶的天空。音乐节奏是音乐的灵魂,
而不知何时,生活节奏成了谋杀诗情画意的罪魁祸首。

image

image


也是偶然间一次,你发现自己在一个没有人流的角落里蹲了下来,在走神中抬头仰望天空,视线里分辨出那些正在
往未知方向流动的云朵,突然间发现这真的是个飞速运动的世界。风正将路边茂盛的翠绿的树木吹拂得左右摇摆,
建筑物上面斜插的旗帜猎猎作响,大街上奔跑的车流越来越快,眼前的来去人潮也变作胶片影片一般断断续续又不肯
停止地快进起来,最后你听到了自己手腕上面佩戴的手表发出轰鸣一般的走动声,万物终于崩坏成了不计其数的
原子,做着永不停息的不规则运动。

image

image


这个世界究竟是怎样啊。


image 

纵你如何看花,花也是不语的。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