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主播詹宁斯去世 三大王牌主播时代终结

8月7日,美国广播公司(ABC)晚间新闻金牌主播彼得·詹宁斯(Peter Jennings)因身患肺癌在曼哈顿的家中去世,享年67岁。

自1983年担任ABC的晚间新闻主播以来,詹宁斯在美国新闻界一直享有很高的声誉。他和全国广播公司(NBC)的汤姆·布罗考(Tom Brokaw)、哥伦比亚广播公司(CBS)的丹·拉瑟(Dan Rather)一起,被誉为美国三大王牌主持人,联手开创了一个辉煌的新闻时代。他们所主持的节目牢牢掌握时政节目收视率的前三甲位置,陪伴众多美国普通家庭度过了一个又一个夜晚。此前,布罗考于2004年12月从NBC光荣退休,拉瑟则因为报道美国总统布什的兵役记录过程中使用不当证据而于2005年3月离职,如今詹宁斯的去世,则为这一辉煌时代画上了句号,标志着美国电视史上主播“三巨头”时代的终结。

新闻事件重要与否的风向标

在长达20多年的时间里,美国普通观众判断某个新闻事件是否重要,主要是(至少在一定程度上)看詹宁斯等三大王牌主播是否出现在事件的现场。

事实上,人们早已经习惯于看到詹宁斯身穿防弹衣出现在世界的各个角落,从现场发回最新鲜最及时的报道。例如,1961年柏林墙建立的时候,当时还身为ABC驻外通讯员的詹宁斯就出现在柏林,而1990年柏林墙拆除的时候又以主播的身份出现在了现场。

詹宁斯不仅从世界各地对重要事件进行报道,对美国国内各大州的重要事件也毫不懈怠。每次发生危机,他总能够综合运用他的经验与能力,向观众再现事件的本来面目。2001年的9/11恐怖事件发生期间,詹宁斯就一连60多个小时在节目中对事件进行真实的介绍和报道。

根据尼尔森媒体研究的资料显示,在詹宁斯主播事业处于顶峰时期的1992-1993年度,收看他节目的观众平均每晚多达1,400万。而在此之前的连续八年时间里,詹宁斯的收视率一直位居榜首,甚至有的时候,收看他节目的观众人数比收看布罗考和拉瑟两人节目的观众人数加起来还要多200多万。

竞争虽激烈,宝刀仍未老

随着有线电视新闻频道的蓬勃发展以及互联网等科技的进步,收看无线电视新闻的观众人数开始大幅度下降。但是总的说来,詹宁斯等三大王牌主播的新闻节目,去年仍然吸引了2,500多万观众的收看。

虽然观看詹宁斯节目的观众普遍年龄偏大,平均达到60岁,但是广告商们仍然对詹宁斯大为看好,并不惜花费超过1亿美元的重金对其节目进行宣传。如今,詹宁斯的年薪是1000万美元,而另外两位主播布罗考与拉瑟的年薪则维持在700万美元左右。此外,他与ABC的和约本来将于今年年底到期,但ABC高层早就表示,准备与詹宁斯将合同续签“数年。而詹宁斯在今年4月5日宣布身患肺癌时,也曾经真心地表示,希望等到自己健康有所好转时再回来为ABC效力。不过,这次的他没能够兑现自己的诺言。

不离不弃  詹宁斯的ABC情结

詹宁斯1938年出生于加拿大多伦多,父亲是加拿大广播公司(CBC)的高层人员。在父亲的严格训练和家庭熏陶之下,詹宁斯从小就培养了敏锐的观察能力,并在9岁时拥有了自己的第一档节目——“彼得的节目”。17岁时,詹宁斯从中学辍学,并在20出头时成为一档舞蹈秀节目的主持人。24岁时,詹宁斯进入加拿大新闻台担任新闻主播,并在那里一直工作到26岁。

1964年,詹宁斯来到美国,开始成为ABC的通讯员,随后成为ABC晚间新闻的主播。虽然他年纪轻轻就与许多新闻前辈能够有并驾齐驱的机会,但他认为当时的自己并不适合那份工作,因此选择了放弃,继续为ABC担任驻外通讯员。

而正是在这随后的十多年里,詹宁斯通过在世界各地的实地报道,了解了世界,了解了新闻。为此,詹宁斯也一直对ABC心怀感激:“我从来没有接受过正规的广播教育,我所学的一切都是在ABC得来的,是ABC为我提供了在世界各地工作的机会,并且让我受益良多。”
1978年,ABC开始尝试二人播新闻的模式,詹宁斯重回主播台。1983年,其搭档弗兰克·雷诺兹(Frank Reynolds)因癌症去世,此后,詹宁斯成为ABC唯一的晚间新闻主播。

詹宁斯:人格魅力还是为人世故?

身为每天晚上与观众见面的新闻主播,詹宁斯不像布罗考那样带有典型的美国中西部风格。虽然他的举止在电视中有时略微僵硬,却并不妨碍他得到众多观众的喜爱和欢迎。

去年秋天总统大选之前,詹宁斯来到堪萨斯、宾夕法尼亚及俄亥俄等州进行采访,所到之处大受欢迎,地位不亚于摇滚歌星。其中一位66岁的观众贝里曼深情地回忆说,“他又高又帅,讲话是如此地轻柔,让我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当然,如同另外两位王牌主播一样,从来不缺乏反对詹宁斯的声音。有些批评家认为,他对巴勒斯坦和古巴卡斯特罗政府的态度太过温柔;还有文章认为,詹宁斯其实是反对美国对伊拉克的,可能是在加拿大度过少年岁月的缘故,詹宁斯潜意识里总是对美国行为持有一种怀疑情绪。而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或者至少部分是),他比较喜欢为美国的少数阶层说话。

但与此同时,詹宁斯又精心地营造着与美国主流文化的协调关系。这种心态最明显的表现就是在2003年的夏天,他骄傲地宣布自己成为了美国公民,并且在美国公民入籍考试中得到了100分的满分。此外,他还公开高调赞扬自己的新祖国——美国,称其是一个“热情而高尚的梦想之都,艺术家、发明家和企业家的摇篮,积极乐观的圣地,活力无穷的发电机,永奏自由之歌的号角”。

随着詹宁斯撒手西去,他对于诸多问题的立场将永远成为谜团。但不管如何,他毕竟见证了20世纪中下叶以及本世纪初叶这几十年的世界历史,并作为一个新闻把关人和评论员,成为了历史的一部分,他的离去,毕竟意味着美国电视新闻界一个时代的彻底终结。(汪晓莉  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