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一周》上看到的——

经济危机,到处人心惶惶。

明年,自己的工作不知道还有没有,不过,没什么大不了。

我爷爷奶奶那一辈,很多人在战乱中死了。没稀里糊涂被无名弹打死的,也有很多被稀里糊涂地革命掉了。父母那辈,很多人饿死了。即使远在文明的西方世界,也有很多人死在集中营里。

自己这一辈,仅仅几个月前,还有十万人死在瓦砾之下。

自己身边的人,有老来丧子的,有一岁孩子的妈妈被车撞死的,有癌症的母亲,另有众多癌症患者家庭。我还一样类似的都没有赶上。失个业算什么,资本主义社会里,有几个人没经历过失业的?

所谓的“个人发展”,是一种愚昧的执着和幻象,在自我膨胀的现代,被鼓吹得最甚。

生命不是在失业中被浪费掉,而是在患得患失中被浪费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