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所当然地享受三天工作制。
记得去年,就是常常这样,在别人上班的时候我去玩,而在别人下班的时候我们赶快工作。

我想我还是有些不习惯和陌生人的距离。
有时能不见尽量不见面吧,你当我是个青蛙吧。
和一北京妞聊天,她很能说,反正每回我只有洗耳恭听的份。
她说:你跟那些外地人不一样,你比较大气。
(这是夸我还是损我们外地人?我在上海那一年都受够了!)
然后她跟我说她的两次相亲。
一次相亲:你是做时尚内容的,那你能闻出我今天抹的香水是什么牌子的吗?
北京妞果断地说:不知道。然后心想:我对奢侈品可没兴趣,有那工夫我还不如研究房地产呢。
总之唯一的两次相亲都无疾而终。

总算享受到单位的福利了,下周去海边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