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影片原名】Tokyo sonata
【中文译名】东京奏鸣曲
【出品公司】Fortissimo Film Sales
【出品年代】2008 年
【上映日期】2008年9月27日 日本
【影片级别】USA: PG-13
【官方网站】http://tokyosonata.com/
【IMDB链接】http://www.imdb.com/title/tt0938341
【国  家】日本/荷兰
【类  别】剧情
【导  演】黑泽清 Kiyoshi Kurosawa
【主  演】香川照之 Teruyuki Kagawa ....龙平
      小泉今日子 Ky ko Koizumi ....惠
      井之肋海 Kai Inowaki ....健二
      小柳友 Y Koyanagi ....贵
      井川遥 Haruka Igawa
      津田宽治 Kanji Tsuda
      役所广司 Koji Yakusho
      Kazuya Kojima ....Kobayashi-san
      Jason Gray ....Amerika no ashigaru
【片    长】119mins

东京奏鸣曲》的诞生之路
  本片的原始剧本是曾经在日本生活过的澳洲剧作家Max Mannix的作品。在2006年,有两家电影制作公司对这个本子产生了兴趣,一家是日本的Entertainment Farm,另一家是大名鼎鼎的荷兰公司Fortissimo。Fortissimo曾经制作过吉姆·贾木许和王家卫的作品,但以往从未参与过日本电影的制作。起初,该公司抱持着一种半观望的态度——如果能找到好导演接手,才会正式与Entertainment Farm联手合作。在当年的威尼斯电影节上,事情发生了决定性的转机。黑泽清的《呼喊》是参展片之一。两个公司的制片人在一次会议上遇到了黑泽,他们当下决定邀请他来执导此片。当时黑泽拍乏了惊悚恐怖片,正想换换口味。读过原始剧本后,黑泽觉得这个简洁而有力的故事深具电影化的潜质,便应承了下来,决心放手一试自己从未把握过的题材。首先,黑泽清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编。Max Mannix的本子以父子关系为基干:父亲瞒着一家人假上班,儿子瞒着一家人学钢琴,由两人的对立和沟通推动情节的发展。而黑泽在此基础上加入了母亲和哥哥的故事。他想为家庭感最稀薄的哥哥设置一个大秘密,便虚构了一场战争。在刻画母亲时,黑泽采纳了身为主妇的田中幸子女士的意见。母亲虽然是家庭成员们的维系和依靠,但她其实是家中最孤独的人,这样的设定折射出日本主妇的现实状态。
2007年,黑泽完成了剧本,由此影片进入了拍摄阶段。

花絮
在本片的拍摄过程中,黑泽清一反常态,室内戏基本都利用摄影棚的布景拍摄。通常室内布景为了便于照明不做天花板,而黑泽则与众不同,他要求给布景加上天花板,让光线呈现出从窗外射入的自然感觉。另外,佐佐木家外景则是借用井之头沿线某个人家拍摄的。

  和中国第五代导演纷纷下海拍商业片正相反,日本的一些类型片导演纷纷向文艺片进军,比如电影《阴阳师》的导演泷田洋二郎去年就拍摄了一部《入殓师》,起初我以为是神怪片。更大的转型来自恐怖大师黑泽清的《东京奏鸣曲》,可能是他感官刺激玩腻了,这回打算从心灵层面直接摧毁观众。
  
  和中国第五代导演纷纷溺水正相反,上述两部作品都是杰作,堪称2008年日本电影双璧。两部影片有一个共同的背景就是金融危机,东京贵,居不易,金融危机背景下就更不容易了。两部电影一开篇男主角双双下岗,电影讲述的都是下岗之后的故事,在这里,两部电影的主题就分道扬镳了。和《入殓师》的浪漫主义不同,《东京奏鸣曲》是赤裸裸的现实主义。影片把这社会的残酷一面掰开揉碎了给你看,黑泽清不愧是拍恐怖片出身的,血管里流的都是冰碴子。
  
  香川照之扮演的男主人公下岗了,被一个比他年富力强而又只拿到他三成工资的中国女人抢走了工作。恐怕这对他是双重打击,要知道日本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男权社会。男权社会的基石自然是男人的工作,肉唐僧在《被劫持的私生活》里面介绍,在日本,男人的收入要高于女人,一些福利和补贴也只发给男人。这就导致了男人主导家庭的局面。男人的权威和面子,都萦系在工作上。工作丢了,基石没了,结果可想而知,就像失去了北洋舰队的李鸿章,清廷也就不忌惮他了。
  
  男主人公当然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于是他每天依旧朝九晚五,让家人以为他仍在工作,其实只是在外面像乞丐一样游荡。他权威的基石已然不再,这压力让他难以承受,于是他把压力传递给家里的每一个人。在家庭生活中,他越发显得像个暴君,独断专行。他的行为是对权威可能丧失的恐惧,是自我安慰。然而这样的行为,让家里的气氛像充满煤气的房间,然后是几个火花,然后是一次《雷雨》式的爆发。
  
  很多观者对这个爆发不以为然,认为过于戏剧性,破坏了之前的现实主义,然而戏剧毕竟是戏剧,不是纪录片,它需要一些激情,一些希望或绝望的东西,需要给影片之前所有的疑问一个答案。否则其味不浓,回味不永。到了最后,在一首德彪西的《月光》钢琴奏鸣曲中,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故事里的那个屋子,典型的日本家庭剧布局,少不了饭桌。而在争执的时候屋外总是会有火车呼啸而过,前方的灯忽隐忽现在这个家庭中。四口之家,每一个人的命运都惶惶而不可获知,每一个人都是难过的。父亲忽然没有了工作,他不知道如何去维系他的尊严,去保护这个家庭,面对了朋友的死亡更加感受到生活是如此需要精心打理,他用力地去维护他的尊严,甚至使用了暴力,这是一个正常的男性在失业之后的正常写照。母亲作为贤妻良母,每日在家中劳务,仍毫无掩饰地体现着日本家庭文化,日本妇女的孤独就如母亲后来看到那一脉海水,与天地相邻,却看不到尽头。她失声痛哭,却无法得到救赎和安慰。大儿子成为社会中有志青年的写照,懵懂地看到了国家的各种问题,认为日本是借助和依靠美国的实力,投身入伍,成为美国队伍中的一员上战场,当杀戮了太多生命的时候开始去叩问自己的心灵边缘。小儿子稚嫩真实,赤裸裸地揭露老师看黄色杂志,在亚洲教育体系之中,学生要尊重师长,言论在一定程度上是有隐形的限制。他爱上了弹钢琴,并有着卓越的天赋。附属角色中原来是开锁匠后来成为小偷的那个,在逃离犯罪现场时还摸弄头发,规正自己。
  美国人类学家鲁思・本尼迪克特用《菊与刀》来揭示日本人的矛盾性格亦即日本文化的双重性如爱美而黩武、尚礼而好斗、喜新而顽固、服从而不驯。这四个人最初仍是选择了继续生活,不论是做哪一种选择都是坚韧的,思考着生活。
  儿子在最后弹的是法国著名作曲家德彪西的《月光》,这首曲子太符合这个故事,也符合日本人。带着沉默的前奏,缓慢拉长,随之出现稍微的起伏,有着认真而坚韧的力量,始和终都是轻中有力,缓中有急。父亲的眼眶溢出了泪水,他忽然感受到儿子的力量,这种角色的互换,是一种亲情之间最默契的平等。这首曲子像是圣堂的灵光,抚慰在每一个日本的心上。在大规模裁员的失业背景里,每一个人都触摸不到最真切的人或物。火车一次次的驶来,穿过这湍急的家庭,远方很漫长。在这个“印象主义”的曲子中,导演不忘营造印象派的画面。儿子弹着琴,两扇窗户的白色纱帘不断吹拂,光如风一样肆意吹拂。音乐教室里人越来越多,矗立在那里接受最虚幻的福音。曲终人散,父亲牵着儿子离开教室,母亲随后。白色的衣服被光刺亮,没有任何掌声只有所有人的目光,这种目光也是对自己的国家——日本的坚持。他们坚信自己的祖国,就如大儿子后来信所言“我要留在这里,好好了解这个国家和人民。”
  多少次的磨难抑或是放逐,当海水褪去,太阳升起的时刻,生命再一次重新开始。
  影片结束黑场了,没有片尾曲,依稀可以听见并揣测是音乐教室里的人将椅子移开,钢琴搬走,窸窸窣窣地继续着他们的生活。这首曲子叩开了他们忧虑恍惚的心房,是一把金钥匙。儿子更如一枚通透的太阳,寄予着希望。近几个月看到的日本电影没有一部让我失望,不论是《入殓师》,《步履不停》,《周围的事》还是这一部,每一部都是对生命和生活的尊重,思考着最真实最普通的问题,而这些最为普通的事情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找到答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