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与老何聊天,碰撞出来一个很有趣的对话。
    
         这还要从两个月前说起。律所里一个来实习的男孩,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在树下捡到了两个刚出生不久的松鼠宝宝,估计是风太大,从树上掉下来的,粗心的松鼠妈妈还没发现,其中一个已经奄奄一息了。男孩把两个松鼠救起来,其中一个晚上就死掉了,另外一个幸存。

        男孩实习结束要回家了,就把松鼠交给我喂养,这时候松鼠还很小,眼睛还没有睁开,只能用注射器往嘴巴里灌牛奶,他很会吃,把注射器的头当成了奶头,很用力的吸。就这样,我把松鼠给养大了,后来牛奶满足不了它的胃口了,我就用牛奶调婴儿米粉,稠稠的,看它从只能吃一管,到连吃三大管。

       一个多月后,松鼠会自己吃东西了,会吃花生、苹果、玉米。开始的时候我不敢把它放出来,怕它跑丢了,后来有一次,我发现笼子空了,它逃跑了,叹息了一下,学着它的叫声“叽咕,叽咕”,它竟然从葡萄藤里钻了出来~~

      以后每天早晨把它放出来,让它自己在树上玩,吃饭的时候只要一唤他,他就会回来~~

      可是最近,这个小“叽咕”越来越发嗲,有一次,我把它放在手上玩,给它抓抓脑袋,抓抓背,它躲在我的手臂弯里,很享受的样子。没想到,这带来了很大的麻烦,以后每次把它放出来,它就往我身上爬,有时候会顺着我的手臂爬到肩膀上和头发上,让我跟它玩,我把它放到树上,它就爬下来找我,我走到哪里它跟到哪里,就是不喜欢自己在树上玩了,还喜欢往屋里跑。。。。。松鼠喜欢咬东西,破坏力蛮大的,我不敢让它到屋里来。也受不了它老是往我身上爬,但是如果天天把它关在笼子里,觉得太残忍了。
  
     于是,我感到很痛苦。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一本正经地对老何说,你说小松鼠它一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我,我一把屎一把尿把它养它,是不是把我当成它的妈妈了,老是跟喜欢跟着我啊。老何说,大概是吧,它看你不爬树,现在也不要爬树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