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石板上的文字变幻着各色的光。下一秒钟,一股巨大的冲击波被释放了出来。宗像及时张开防护罩,把夜刀神狗朗挡在身后。后者虽然全身都在颤抖,但仍然紧紧握住理刀。
“力量还不够吗……”
宗像抬头看看悬在头顶的巨大的剑。
剑身上伤痕累累,已经变得和那时的那个人一样了。
“夜刀神君。万一我的剑掉下来的话,到时候就拜托你了。”
听到这话,夜刀神狗朗有点吃惊的看向宗像礼司。不过他很快平静下来。
“明白了。请交给我吧。”
宗像轻轻弯起嘴角。
“那么在那之前,你就尽情地做吧。”
“啊啊。”这么应答着,夜刀神狗朗再度将理刀指向石板。

————————————————————
K的宗旨不就是玩吗。断在这里当然是有理由的www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