やんなっちゃうくらい愛してる(三木,绿川,宫田)(完结)
很古旧的DRAMA了...
但偶却是前几天天刚在星期五拿到滴...
满有趣滴,就翻出来鸟

那个...偶弄的积分的设置米问题吧...不行的话斑竹随便改吧~~~

キャスト
最上亨二:三木眞一郎
緋室優:緑川光
馬場薫:宫田幸季
宗念:中田和宏
井上啓介:保村真
蜂谷美奈子:木川絵理子
出渕充:高橋良吉

 

1マトモなHが出来ないっ!
優:啊~亨二……
亨二:什么?
優:快点…进来…
亨二:还没弄得很湿哦
優:那种事……
亨二:(此刻在我身下撒娇的是童年的玩伴——優,真是超级可爱)
優:啊~更多……
亨二:(但是,比起我这个从小接受训练的寺庙继承人来说…不知怎么的力气非常大)呃啊!優,優…指甲掐到背上了……
優:啊~啊~
亨二:(能如此着迷于我,我是很高兴拉……)那么,要进去咯!
優:啊~~
亨二:好痛啊!!!
優:对,对不起,不知不觉就用力了……
亨二:(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们交往至今,做爱一次都没有做到底!)

2悪霊騒動
同学A:啊啊,吃饭前的时间可真难熬啊,快点吃饭拉!
同学B:哇~最上,你背后是怎么回事啊?緋室,你也来看!
優:那个,我……
同学B:最上,你是不是和哪个凶女人在交往啊?
同学C:做爱时留下的伤痕虽说是男人的功勋,但也太~在这之前,你不还说肋骨痛么?
同学A:你该不是尝试了奇怪的体位吧?
亨二:那,那个是~!那个…说不出口…(在做爱的时候,亢奋的優抱紧了我,然后,我只是想换一下姿势……)
[传来女人的尖叫]
同学B:怎么了?!从女更衣室传来的!
[拉门声]
女同学:最上君,救我啊!(抱住)
亨二:哇~
優:恩?!不要抱住我的亨二拉!
亨二:怎,怎么了啊?
女同学:出现了,隔壁女更衣室,那里,那根柱子出现了好几个血手印!呀~那是什么啊!悪霊吗?!最上君,你知道吗?!
亨二:恩……就算是夏天,这种时间,幽悪什么的也是不会出现的
女同学:你看不见吗?
同学A:这么说来最上你明明是寺庙的继承人,但却完全看不到幽灵啊~
亨二:呀,条例的话我还行,看的话就靠優帮我了
優:亨二,你正前方站了三个人
亨二:哎?!
女同学:看拉!霊就如緋室君所说的那样,总之你快点象平时一样制服它们!
[心跳声]
亨二:恩…怎么做才好呢…我也很害怕拉,津野
女同学:快点啊!
亨二:真是的,就算我有法力,但对于除霊这种事不行拉!不行就是不行!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突然想到泰明殿鸟-_-b)

[食堂]
亨二:怎么回事啊?这个学校,最近霊也太多了!
優:不要紧吧,亨二,我带着冷毛巾,敷一下吧
亨二:Thank you,優
同学A:果然是因为那个啊,最近悪霊之所以那么多的最关键原因是……
同学B:现在在我们学校很流行的有关"霊"的游戏
亨二:有关"霊"?
同学A:好比"钱仙""丘比特"之类的,就是交霊,在夜里祈愿恋爱成功的人,把名字写在信纸上,用钱币来占卜
同学C:据说效果很好,感觉真是超恐怖
同学A:在玩这个有趣的游戏的半当中时候被霊付身
同学C:在这之前,就有个女孩在玩的过程中被付身呢
優:怪不得最近耳边总是不得安宁
同学A:呀~~緋室能看到啊?!超厉害
亨二:真是有趣的不得了啊.但我呢,是不需要借助霊的力量的.呐~優
優:亨二……
同学C:你脸红什么呀?緋室
優:不,没有……(恩?怎么?这种刺人的厌恶眼光…是那家伙吗?)
亨二:怎么了?優
優:啊,没什么.(没有了……怎么回事?那个家伙看来似乎是一年级生,很恨我的感觉)

3優しすぎる享二
同学:住手吧,充,变成真的话就惨了!你也知道那个被霊缠住的传闻吧!
出渕:没关系,因为我必须这么做,外表我根本敌不过緋室学长,只要能让最上学长喜欢上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好了,让我一个人独处一会,我要专注点
同学:真是拿你没办法
[关门声]
出渕:请允许带着通向冥府钥匙的我,通过大门吧,并且请赐予我无穷的力量……啊!啊…啊…啊…

亨二:可恶,都那么晚了,不知道優回去了没?
出渕:最~上~
亨二:啊?!
出渕:最上~学~长~
亨二:怎么了,你…哎?噢…哇~!

[铃声]
優:真是的,亨二到底跑到哪里去了?恩,这是?恶作剧信件吗?"充写给最上亨二"这个是!
(同学A:好比"钱仙""丘比特"之类的,就是交霊,在夜里祈愿恋爱成功的人,把名字写在信纸上,用钱币来占卜)
(同学C:据说效果很好,感觉真是超恐怖)
優:难道说…亨二!

亨二:啊!啊!你干什么啊!混蛋!(这家伙,好强大的力量…头就要…放手…)
出渕:想要~学长~想要你~!
亨二:听你这么说,我只觉得恶心!
出渕:进到我里面去~
亨二:难不成这家伙被付身了?!
[撕衣服声]
亨二:哎?!
[拉拉链声]
亨二:那个!我可不是舞男任你摆布!
優:亨二!是那个时候在食堂里的那个人!放开亨二!
亨二:笨蛋!别过来!就算是你也不是这怪物的对手!
出渕:都是你不好~要是你不在的话~最上学长就……
亨二:你的对手可是我!不管你是悪霊还是别的什么,绝对不准碰我最重要的人!
優:亨二……
亨二:这里危险,你先退下
優:可是……
亨二:他怎么看都是普通的学生吧,作怪的是他体内的东西,不忍对他下重手啊
優:(这样做…为什么你总是…太过温柔…?)
出渕:学长~我~学长~!!
優:那个是…!亨二,那家伙背后!
亨二:背后?好!快点…给我消失吧!
[乌鸦叫]
亨二:Thank you,多谢你帮忙了,優.太好了,你没事
優:亨二……
亨二:对了,这家伙要怎么处理?
優:好不容易渐入佳境…
亨二:怎么了?優
優:没什么.等他醒了自己就会回家的
亨二:你在生什么气啊~这样不行的拉!我去叫老师来
優:明明就不必管他的嘛.真是的,那家伙对谁都这么温柔呢.但是,很遗憾,你…(撕信纸)放弃吧!那家伙,亨二,已经有我了

4今日こそ!
優:念经?
亨二:恩,很难得,我叔叔回来了
優:是吗?不管这个了,你的手腕还痛吗?
亨二:没大碍了,别担心
優:你不该那么胡来
(kiss)
優:亨二,要是你发生什么的话,我……
亨二:啊…已经很晚了…快点回家吧,我送你回去
優:啊,怎么说,一直以来都是我主动想要…
亨二:優……
優:我忍不住太过投入,在抱紧你时弄伤了你,尽管如此,那时侯你也不侵犯我
亨二:侵,侵犯…?!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有一起……
優:如果你喜欢我,就算我不愿意也该逼我就范
亨二:这种行为和野兽有何区别?
優:啊……
亨二:我作为男人倒还好,可是,你的身体负担会很大吧!所以……
優:这么说来,我到比较象野兽……
亨二:不是这样拉,我很清楚,優到底有多么重视我…而且,我也在以我自己的方式,拼命努力呢
優:亨二…可以摸你吗?
亨二:恩……啊!怎么一出手就摸那个地方~!
優:哎…?不可以吗?
亨二:呀~也不是不可以拉
優:亨二…可以吻你吗?
亨二:请吧
(kiss)
亨二:觉得今天应该可以进行到底
優:亨二的头发,亨二的皮肤,只要这样碰触着,感觉很安心……拜托你~亨二
亨二:優~我的可以进去吗?
優:就射在…里面…
亨二:優~!
優:亨~二~
[敲门声]
宗念:亨二!
亨二:呀!叔叔!
宗念:亨二你在吗?!
亨二:干嘛啊!突然出现
宗念:并不是"突然出现",我本以为你是在努力学习,却是和这个女人一起.到了这种热烈难耐的程度?
亨二:我不是说了很多次了吗,優不是女孩子!话说回来,你有什么事情吗?
宗念:昨天我去了你学校,为了平定悪霊騒動,校长亲自拜托我驱霊,我已经和董事长说好了,由你来帮忙
亨二:这算什么啊~!
[叔叔离开]
優:射出来了?
亨二:恩…全都射在面纸里了
[叔叔在边洗澡边哼歌]
優:最后居然都射在面纸里,真是浪费了!这个秃头,我总有一天活埋你!
5邪魔者登場!
光X三X宝:やんなっちゃうくらい止まらない

--------------------------------------------------------------------------------
以下为需要花 1 金钱才能购买并浏览的内容,您已经购买本帖

亨二:怎么回事?!身体不能动了…我只不过是睡个午觉…难道说我被鬼压床了?!而且,有种被视线缠住的感觉…太,太恐怖了~!谁来救救我啊!
優:薫你给我滚开
薫:你稍微……不要推我拉!
亨二:怎么那么吵?好,从梦里醒过来,睁开眼睛!
薫:啊~你看,都把小亨给吵醒了
優:都是因为你太吵了拉.真是的,好不容易可以看到亨二可爱的睡脸
亨二:什,什么?
薫:我也是拉.大概是優你太过忌妒了
優:你说什么?!真有种啊
薫:真~讨厌~难以相信我一回来居然就碰到優.快救救我啊~小亨~
優:你这混蛋!不要缠着我的亨二!过分亲昵!
[揍]
薫:呀呀呀~真讨厌!
亨二:等一下!拜托!从我身上下来!
優&薫:啊…!

[扫地]
亨二:啊~啊~啊~好热啊~!如果在上午打扫就好了
優:你打算一直待在这里?
薫:反正小亨又没赶我走
優:那是当然的吧!你就是利用他的温柔,真卑鄙!(薫那家伙一直都住在香港,但不知什么原因,今年夏天突然回来)为什么你要寄住在亨二家里?一般来说,住在作为你堂兄弟的我的家比较正常吧
薫:才不要呢~我是出现于人间的神,只是想保护身边的人.昨晚你的夜袭失败了吧
優:你不是也抱着和我相同的目的才去的么.你这个笨蛋薫!
薫:恩?笨蛋薫?!你说谁是笨蛋啊?!
優:就是我眼前的这个家伙!
薫:你真恶心!
[揍]
薫:痛痛痛痛~痛~痛~
亨二:喂,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啊?
優&薫:啊~对不起
薫:呐,呐,小亨,暑假期间你有什么计划?
亨二:暑假吗…?这个么…優呢?
優:我准备参加学校的暑期辅导
亨二:果然还是该好好读书,不然就糟了.那么,我也参加暑期辅导……
宗念:亨二得去修行
亨二:啊,叔叔!
優:(出现了,秃头和尚!)
亨二:但我可是这届的应考生啊……
宗念:这我知道.身心锻炼平衡才是学习的及至
亨二:可是……
宗念:地点我已经帮你安排好了,放心吧
亨二:哎?当真?!
優:(又来了!一个一个都来妨碍我和亨二!)

6神隠し
[马嘶]
亨二:哎~哎~我,我的高中最后一个暑假……哎~~
宗念:到了
亨二:小时侯来这里不知有多少次了.一点都没变啊,这悠闲的气氛
村民:啊~!这不是宗念师傅吗?!
村妇:啊呀呀,你以前可是常来我们这个乡下地方的呢
宗念:好久不见
老妇A:你是小亨二吗?
亨二:噢…是
老妇A:果然啊~喂——!姐妹们!小亨二来拉!
老妇B:都长那么大了
老妇C:长成个好男人了呢
老妇D:你应该接过吻了吧
亨二:(苦笑)啊…啊…啊哈哈~哈哈~(这种情况也都没变呢)
[细碎声]
亨二:恩?!是什么?刚才那个……从那里面,有人注视我

村民A:话说回来,宗念师傅,是不是霊啊?
宗念:恩…
亨二:霊?
村民A:每到这个时节,这种事突然就增多.也就是"神隠し"(失踪事件)
亨二:失踪事件?!
村民B:最近村里的年轻女孩都会突然失踪.虽然以前也发生过,但今年特别严重.不久她们就回来了,但外貌完全改变了!
村民A:她们丧失了失踪期间的记忆,所以警察也无从调查
老妇A:也有人说看到山里似乎有人影,我们就想,是不是山神大人动怒了,才来拜托宗念师傅的
亨二:(这种事情拜托普通的和尚就可以了拉)托他的福,我……
宗念:我会在这里诵经的,而山里的情况则有这小子去查探,各位请放心
亨二:啊?
老妇们:真是太感谢了~~
亨二:等一下,我?
宗念:这可是为了你的修行啊
亨二:叔叔~!
宗念:你要知道,举头三尺有神明,内心有愧的人也许会遭殃的
亨二:啊…超级~讨厌!

7心の疚しい者
亨二:打扰了!
[推门声]
亨二:咳,咳,尽是灰尘啊~!说起来这里,以前和叔叔还有優一起住过……啊,優现在在做什么呢?
[瀑布下]
亨二:首先,先做最基本的修行.好痛噢~!好冷啊~!不作法了!
(宗念:举头三尺有神明)
亨二:行了行了,我会好好坚持到最后的…噢?那边比较好,这样也不会影响修行,哈哈哈~
[细碎声]
亨二:谁?!怎么回事啊…?!
(宗念:山神大人会动怒的)
亨二:开什么玩笑!

亨二:神坛吗?这并非是哪里都有的呢,很古老啊.失踪事件~.对了,那里应该有个古老的地藏菩萨.可恶,路被杂草全挡住了.啊!糟了!哇啊~!!哎?優?!你怎么会在这里?
優:别管这些了,快抓牢我!爬上来!
亨二:啊~!
優:没事吧
亨二:啊,哈哈~Thank you.得救了!太好了~多亏了優的怪力…啊,对了,假期辅导呢?
優:好难得的高中最后一个暑假,我想和你一起度过,我讨厌被丢下
亨二:呵~抱歉.是这样啊

[浴室]
亨二:我本来就不打算丢下他不管…優真是好可爱啊~呀,右脚好痛,果然是那时候弄伤了
[拉门声]
亨二:啊~洗好了!優去洗澡吧
優:恩.我被子铺好了
亨二:Thank you~哎?你自己带了枕头了?
優:那,那个,亨二
亨二:恩?
優:那个,都怪笨蛋薰,害的我们还没有……
亨二:是~吗~好久没这样两个人独处了
優:亨……
(kiss)
優:等下,我身上都是汗味…
亨二:没关系噢,这是優的味道(亲)
優:那么真是可惜了
亨二:什么?
優:如果在你洗澡前亲热的话,我就能被你浓浓的味道包围了
(开始H)
亨二:让我多听听你淫荡的声音
優:啊~啊~
亨二:優的身体,真是好淫荡啊
(宗念:内心有愧的人也许会遭殃的)
亨二:啊!!
優:怎么了?
亨二: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能再做这种下流的事情了
優:为什么?亨二
亨二:我是无所谓,但请不要惩罚優!拜托拜托!
優:你在做什么?
亨二:啊!佛珠!说起来,我的佛珠到哪去了?

8人殺し!?
優:找到了吗?
亨二:没有~我记得的确是在这附近啊,昨天是在这儿滑倒的.一般来说拣到佛珠都会拿走,这可就惨了
優:啊…找到了…恩?什么?!在这山里会有人偶女模特?不…那是…!亨二!
亨二:什么?找到了?優…你在看什么?啊!这是…!
優:女人的…尸体!
亨二:恩,总之,先联系警察比较好!
優:我去吧!你脚不是痛吗,我马上就回来,你在这等着

亨二:啊~好慢啊,警察.话说回来,她怎么会如此不幸,还那么年轻.应该和我差不多大吧…恩?什么东西掉出来了……十字架项链?是这个女孩子的吗?
[细碎声]
亨二:優?
啓介:杀,杀人了!!!
亨二:不,不是的!我……
啓介:啊啊啊!!!
亨二:等一下!你……
警察:警察!别动!
優:亨二!
[警察局]
亨二:所以说,搞错了拉!你要我说几次才明白啊!
警察:你说你是两天前进入山里修行的?正常人谁会喜欢去那个诡异的山里?我看你是诱骗年轻女孩去山里,企图强暴却遭到反抗吧
亨二:才不是呢!
警察:真是的,最近的年轻人太乱来了
亨二:(叔叔那家伙,这种时候到底去哪里了!)
警察:一连串的失踪事件都是你所为吧
亨二:那种事…!
[被关入监狱]
亨二:哎~哎~優不知道有没有事…?
優:亨二,我在这,窗外面
亨二:優!你在做什么?!
優:嘘~!
亨二:啊……
優:安静点,我马上让你出来
亨二:等,等一下,把铁格子窗弄弯就糟了
優:可是……
亨二:我没事的,尽管他们认为我是犯人,却没有决定性证据.不管这些了,你没有被怀疑真是太好了
優:那是因为,我被当成是女的了……
亨二:哦?
優:警察认为我是被你骗到山里,却侥幸逃脱的被害者…其实我解释了…
亨二:啊哈哈~明明听声音就该明白的……
優:亨二,手…过来…
亨二:優~真可惜啊,我本来很期待今晚的
優:啊~亨二…
(kiss)
優:(感觉要虚脱了,腰没力气了……)
亨二:Stop~!先到此为止,被发现就糟了
優:亨二……
亨二:等我从这里出去,再做个过瘾.好了,快点回去吧
優:亨二……!

9釈放
亨二:恩啊~~
警察:你要向村子里的奶奶们道谢.大家都来为你求情,你真是该好好感激他们
亨二:是,是
[拉门声]
優:欢迎回来~
亨二:優!我回来了

阿姨:说起来你还真是遇到不得了的事呢,小亨二.不过也好,村子毕竟要比那山里安全,警察也不会罗嗦,安心住下吧
亨二:真是抱歉,劳烦您照顾了
姐姐:我现在去倒茶,请稍等
亨二:话说回来,真要怀疑,也该怀疑那个男人啊.他出现的也太巧了吧
優:恩,他叫"井上啓介",22岁,是隔壁村的人.这个男人的家与被害者的家似乎有关系
亨二:越来越可疑了呢
優:但被害者的死亡时间他在家里
亨二:不在场证明吗?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啊?!
優:恩,因为我很闲,就偷看了警察的文件
亨二:我说你啊~总之,现在只有等尸检结果出来.这个…莫非和失踪事件有关…?
優:不知道
姐姐:小亨二,茶来了.请用
亨二:哈哈~非常感谢
阿姨:唉~蜂谷家的美奈子就没那么幸运了.她可是个好女孩
奶奶:真是可怜啊!不过,小亨二你还真是厉害呢
亨二:恩?
優:竟交到这么可爱的小姑娘做女朋友~嘿嘿~
亨二:噗嗤~女朋友?
姐姐:就是呀,还把她带到这荒山里打算干什么啊~?
奶奶:未出嫁的姑娘要珍惜身体,我帮你另外准备间房间吧,没关系哦~哈哈哈
優:不…那个…(多管闲事!)
亨二:(一般在别人家也不会怎么样吧)

10事件の真相
亨二:現場百回!怎么的,我好象警察似的.恩…稍微有点冷呢.啊,十字架?!真糟糕,我居然把这个带回来了!咦,这个项链…
優:你骗人家却在这乱晃
亨二:呀啊!優?!啊,抱歉,我还是有点在意…呵,呵呵呵~
[风声]
優:喂,亨二,那个男人……
亨二:恩?
優:嘘!看,在那里,就是出现在杀人现场的那个……
亨二:啊~!确实是那个井上啓介,怎么会在这里?
優:果然那个男人很可疑!追上去!
亨二:喂…喂!
優:(这里周围怎么回事,有种不祥的预感)啊!
亨二:優!怎么了?!
優:我不知道.好象…有什么……
亨二:哎?!
優:亨二,那里!
亨二:啊?
優:感觉到了!
亨二:哎?!
優:有了!
亨二:怎么拉?!
優:看到她的霊了!只要问本人,就知道犯人是谁了!
亨二:别过去!没准备就接近会出事的!
優:但这样下去你就无法洗清嫌疑!
亨二:就算你问了,也没人会相信霊说的话!而且,真的会出事的!我的直觉这样告诉我!
優:就算这样我也要找到解决办法!
亨二:優!
優:喂!那里的女人!
蜂谷:还给我~还给我~!!
優:亨二,危险!快离开亨二!
亨二:優!不要紧吧,優
蜂谷:把我的东西还给我~
優:好强的…眷恋…
亨二:到底有什么?!可恶!什么都看不到也听不到!
優:亨二…要小心…不能用一般的方法解决
蜂谷:不要妨碍我!
優:啊!!
亨二:優!振作点!振作点啊!
蜂谷:还给我~
亨二:(可恶!没有優的感应,我一个人什么都做不了!)到底在哪里!不准你碰優!啊,十字架突然显灵了,那里吗!
啓介:住手啊!
亨二:井上?
啓介:呼~呼~美奈子
亨二:那家伙看的见?!
啓介:我就知道,来这儿准能见到你.那时侯真是抱歉,我迟到了,因为我父母看的太紧了.啊,这个吗?送我的?谢谢
亨二:原来如此,是想给他这个,那女人才一直徘徊于此
啓介:请别管我们的事情!
亨二:什么?!
啓介:我要永远和美奈子在一起!
亨二:说什么蠢话啊!
啓介:够了,有什么关系!
亨二:当然有关系!这样子她是不能成佛的,会变成魑魅魍魉(冤魂),到时候也许会失去自我……
啓介:那也无所谓!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子,我还是爱她!
亨二:你的心情,我很了解!虽然了解,但我绝不允许你这么做!你也给为现在这个样子的她考虑一下吧!
蜂谷:你会和我一起的吧~
啓介:哎?
蜂谷:和我一起~
啓介:哇啊啊啊啊啊!!美,美奈子…的身体…腐烂了…!好可怕!哇啊啊啊!!为什么…会这副样子…?!
亨二:她会这副模样,是理所当然的,她的本体早就腐烂了
蜂谷:为什么~为什么~!!
啓介:幽霊啊!
亨二:真是的,既然说了喜欢,爱之类的话,那就该有这个觉悟!叫你美奈子…可以吧.已经够了,你不是只想把项链交给这家伙的吗,抱歉,之前被我带走了.但是,也该结束了吧
蜂谷:再见了……啓介……
[消失]
亨二:走了…吗?
啓介:啊啊…啊…
亨二:唉~好了,走吧,優……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深爱着你…吗…?如果我站在那个男人的立场上,如果……我任性地留住你…只能抱歉了…優……

11ずっと一緒
優:亨二…亨二…你在那里…?这里是哪里…?小孩子?啊,是小时侯的亨二和我……
(亨二:阿姨,我要当優家的小孩!
 母亲:啊呀呀,小亨想和優做兄弟啊?
 亨二:不是做兄弟拉!因为我喜欢優,我要他做我的新娘!
 優:小亨……)
優:好高兴,就算那只是小时侯不懂事说的话,我的心意从那时起就未曾改变过.他那时说的话,我至今深信不疑,亨二他又是怎么想的呢…?

亨二:優,醒了吗?
優:亨二?!太好了,你没事
亨二:恩,在你昏睡期间,警察来过了
優:是吗?那警察的见解是……?
亨二:恩…美奈子的尸检结果出来了,从遗体的状态来看,似乎是典型的滚落山崖导致死亡,并没有挣扎的痕迹,被当成意外事件处理了.结果,整个事件的经过就是一对不被承认的情侣,为避人耳目,躲到人们不敢接近的山里而发生的事故
優:为什么苦着张脸?
亨二:是我拆散的…
優:什么?
亨二:虽然女方死了,但他们是那么相爱……总觉得自己是做了件坏事……
優:成佛是最重要的不是么?如果放任不管,他们两个会变成什么样啊
亨二:恩,但是…那种失去的心情,我多少能够体会……
優:是啊,记得小时侯你第一次除霊……
(亨二:不要走!带着我一起!妈妈!
 優:不行!不能跟她走!小亨不能跟她走!)
亨二:幸好我有優.要是我死了,你会来看我吗?
優:我才不会呢
亨二:哎~?!为什么?!
優:带我一起走
亨二:啊?呵~虽然我很高兴,不过我是不会死的
優:如果我先死的话,我会带你一起走的
亨二:優~
優:我可不想留下了你,便宜其他某个家伙!绝对办不到!
亨二:真不可靠啊
優:可是,就算肉体消失了,只剩下魂魄,太好了…我还是永远爱你…我爱你…亨二!
亨二:我被你爱着
優:不是要你说这个拉~
亨二:我已经没事了,看,我的身体是如此渴望着優
優:啊~
(kiss)
優:稍,稍微等下
亨二:什么?
優:把我的双手绑起来
亨二:你原来…有这种趣味啊~
優:不是拉!我怕又把你骨头弄断.我太过着迷,就无法控制力道
亨二:没关系哦,我按我的方法来做,你也做你想做的
優:啊~啊~
亨二:身体…不要紧吧
優:不要紧(因为担心我的伤,你是那么小心翼翼)
亨二:我想吻優的那个
優:啊恩~啊~
亨二:舒服吗?
優:恩~非常…舒服~
亨二:我…可以进去吗?
優:啊~动起来~
亨二:恩~!
優:啊~!感觉舒服吗?
亨二:恩~
優:太好了!
亨二:優~
優:我一直都想要,想的发疯…啊啊啊啊~!(身体的里面好热…!)亨二,你的一生都是属于我的
亨二:没错.让我们永远在一起
優:啊…我还想要更多
亨二:優~
優:这次由我来取悦亨二
[優在做虾米,不用偶解释了吧--|||||||]
亨二:呵~一脸很美味的样子
優:啊…啊…啊…啊嚏!
亨二:呀,呀啊啊……!!!!

12思わぬ真相
優:那里…还痛吗?怎么往前倾?
亨二:没,没拉~啊哈哈哈
阿姨:小亨二!
亨二:啊,早上好!
阿姨:小亨二!正好,现在女孩子们回来了!
亨二:哎?
優:啊?
女孩A:我就说了不是那样的拉,妈妈!我们只是利用暑假出去玩玩而已!
阿姨:你这么一副怪模样!一定是和失踪事件有关!头发变成红的了,连裤子也破破的!难道是被袭击了?!
女孩A:这是流行拉.我们怕说想去东京你们会生气,就偷偷溜出去
女孩B:从新闻上得知了美奈子的死讯,听说你们把此认为是失踪事件……早知如此,我们一开始就该把一切都推到失踪事件上去的
阿姨:你们这些孩子…!
宗念:不过,太好了,失踪事件的始末就是这样的
亨二:哇!臭叔叔!突然就出现!还有,你都到哪里去了啊?!
宗念:在邻村.以前邻村因为女人太少,又没人肯嫁过去,所以那的男人就虏获年轻的女孩做新娘
亨二:真是乱来…
宗念:不过邻村却坚决声称不知道此事.本来两村就因为田里的取水管而争论不休,一见情势不对,立刻就说是触怒神明而导致的.虏获人的这种事情神明是不会随便做的.这是人或野兽的所为
阿姨:大师!茶泡好了,快来喝吧!(这句偶猜滴|||||||)
宗念:哦!没有过多事件
亨二:回来拉!叔叔!啊~到头来我是到底是在干吗啊
優:你不是来修行的吗?
亨二:别提修行了
優:你站在那么小的水柱下当然没意义
亨二:哎呀~那是因为好冷所以才…啊!!!
優:恩?
亨二:那个是優吧!我到这里来之后一直都感觉到的视线!
優:到这里来之后?我明明从寺庙开始就一直跟着你了

[乌鸦叫+蝉鸣+拉门声]
亨二:我回来了,好累啊
薫:欢迎你回来!小亨!你没事吧!優那家伙有陪着你?居然比我抢了先!那家伙,在哪里?!
亨二:他急匆匆回家放行李了.话说回来,薫,为什么優那么急着回家?你知道吗?
薫:这是件小事拉,是因为要陪伴小亨,要做饭什么的,就拜托我帮个忙,在这段期間内,他每天都有悄悄的把便当送到山里吧? 那可是很费体力的呢
亨二:是因为我?因为我的关系?!
優:你在说什么啊?
薫:優!
優:哼~你都说出来了吗?薫
薫:你明明说如果我一起跟去的话,会妨碍修行的!切~!你居然骗我!
優:你看家辛苦了啊~
薫:你真是厚颜无耻!我绝对不原谅你!
亨二:啊,住手!不要动粗拉!
[薫不小心打到亨二]
亨二:啊啊~!
薫:啊!小亨,对不起!
優:你这混蛋!不准对亨二出手!
薫:什么嘛,至始至终都是優……
優:什么?!
薫:#$@*優一直一直都在欺骗我的亨二……!
亨二:谁来…帮帮我啊~!

 

13店頭CM
 略……(不过也满搞笑滴,大家可以听一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