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2-23 17:35:21)

2天前是妹妹阿龙的生日,早前还想着到时候给她打个电话,偏偏那天工作忙,忙到最后全忘了,就这样,欠了一次祝福。今天是麻儿生日,还好这次没忘。说实话,毕业五年多,没有长长的寒假暑假供我们一起挥霍,许多许多故人,就这样彼此渐行渐远。谁也没想过主动疏远谁,是生活的风把我们吹得四散,仿佛蒲公英的种子,从同一个花蒂出发,飘着飘着,到不同的地方,扎下根来。

    年前回家时探望同岁的姐姐,坐在熟悉的客厅里,看她为宝宝分钟不得歇的忙碌,忽然就想起我们三姐妹在同一个客厅上窜下跳肆无忌惮K一整天歌的情形:王菲、无印良品、张信哲、SHE……每一张碟,从第一首到最后一首。如今人都聚不齐了。就算我特地在元旦这样的公假回来,希望至少和所有最亲近的人能见上一面,如意算盘还是落空,小妹工作的地方离家比较远,又为了照顾她的宠物兔子不方便出门,3天小假让她出行一趟确实也麻烦,只遗憾这样,我们至少又要有一两年见不到了。

    和小燕子、麻儿、王i娟匆匆一见,那一刻也很想念左叶和密果,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吃着东西,看着眼前的面孔,脑海中闪出曾经的许多画面,那时候大家在一起,好像总有说不完的话,怎么都说不完,以至于收假回到各自的大学,还要写一封封长长的信。我有满满一箱来信,密密匝匝安安静静竖在落灰的箱子里。

   一年,又一年,静悄悄的,许多人见不到面,见面的变了模样。既然已经从飘浮游离的青春岁月中落到了地 上,那么,就在各自的落脚处扎实生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