唠叨的病人。

十月不顺……
外出写生重伤归来,大病一周后拼命工作~于是病情加重~半死不活中。

整里出来的动画剧本被说像MV,这一直是老毛病,所以无话可说。有时间在这种事上纠结不如早点拿出好创意,快点开始下一个。

化猫完结了,四处翻东西,却没有想看的。
卖药的萌的厉害,反复看了好多遍。
做了一个相关的测试,是测和卖药的是什么关系……测出一起喝酒的朋友……
XD~~~把他灌醉后推倒吗?

电影类想看的只剩贺岁的《集结号》,要等太久了。
于是在工作之外,决定平掉陈年久坑。

SBTJ的就不说什么了,刚有个开始的东西,都不知道下一章什么时候会写出来。

《最后的声音》的结局是征士在阳光下羽化,辽和小娜最后还是原谅对方,景天生下孩子,把孩子留给伸后出国。
因为很多原因~这是第一个决定坑掉的文。
很怕偏激的读者,自己写东西却要考虑别人的喜好的话实在太累。
于是这开始像征景实际是当征的文就此坑掉。

《凌晨一点半》,要知道这文本来是构思成悲剧的,后来变成完全随性的文,写到哪算哪,于是越拖越长。不过写的过程很开心,最终的结局也从全灭的悲剧变成皆大欢喜。于是近期先填起这个。

《沉睡之伤》,非蓝的文,虽然最后的结局是我写上去的,但还是无限纠结中……于是短期内不想敲出来。

《小轩窗  正梳妆》一个系列中的当麻版,其实是中间的故事,还有两章平坑。

《纯白》是最近一直在写的文,总觉得写完这样正式的文,以后就不会再写狼文的。于是在此很温柔的变亲妈~

image

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