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追究时空漫游的方式……魔法也好,巫术也好,未来机器也好,随便="=]
[啊啊啊啊,写文就是为了自己开心,对吧!好多时候我写一篇长长的东西,其实只是因为我想写其中的一个场景而已……可是这次实在是不耐烦写那么多前因后果了= =,所以我只写自己萌的那几个场景就好了~其它的看说明文字了解就OK……反正大家对动画看得都比我熟~]
[虽然写着是第一站,不过……有没有第二、三站那是个未知数="= 最好是有人帮忙写下去,捏哈哈哈~]
[附注:虽然取的是原作的场景,可是肯定不会与原作完全相同……就不用费力去指正其中不合理的地方了,谢谢。]


空气清新剂……电子切割枪……唔,还有这个。
准备完毕。施法开始。我来了~~~~~~~


“啊~~~~~~~~~~~~~~砰!”好痛……那什么鬼机器?居然让人从半空自由落体。屁股好痛……
剑拔弩张的气氛因为不速之客的“降”临变得有点诡异地凝滞住了,所有人都吃惊地看着呲牙咧嘴地从地上爬起来的女孩。
啧,这姿势太不雅了……啊,更夜。啊,那只妖魔。(火速回头)啊,六太!!!!真人……是真人啊~~~~~55555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女孩子冲过去对雁国的台辅上下其手,最后小心翼翼地拖住延台辅的衣袖抹起泪来。
“那个……请问你究竟是……?”
啊,对了,还有闲杂人等在场。现在不是感动的时候……看样子还赶得及,还好还好。
“呐,你们,进行到哪个阶段了?叙旧已经结束了吗?”
“啊……”护卫官忽然醒悟过来自己的责任。继续刚才被打断的台词,“更夜!不准伤害台辅大人!”
“等等!”莽汉就是莽汉……
“你干什么!”向前冲的身子被死命拉住。
“你是笨蛋吗?!你打得过他?被杀了你怎么保护你家台辅?用点脑子啊!”护卫官被骂得一愣一愣的。
六太从吃惊中镇定下来,点点头:“亦信,回去,不要跟过来。更夜,我会跟你走,不要伤害他们。”
“等等!我要跟着!”
更夜皱眉看着拦在面前的女孩,不耐烦地向手下使个眼色。
六太着急地大喝一声:“更夜!”
“放心,我不会阻碍你的计划的,也不会做无谓的抵抗。我只是要跟着六太而已。我对你构不成威胁,是不是?”
更夜想了想,勉为其难地点了点头。“延台辅,请过来。”
“不行!”
“你还想怎样?”
“六太不能跟你坐在一起。你走开,去,去!我来陪着他。他已经很不舒服了。你难道不知道你身上的血腥味让他难受吗?”开玩笑,怎么可以让他抱着我家六太。哼!
六太支持良久的精神稍微松懈下来,靠在女孩子怀里。
哇……真人啊……是真人啊!!!!!!!!
“谢谢。要不是你,亦信肯定冲动地送命了。你的名字?”
“……晓。我名叫晓。”女孩子露出笑容,紧紧地抱了一下六太。


[中间的漫长过程= =跳过,直接到骊媚想扯断六太额前赤索绳那一段。当然,晓也和六太一起呆在牢房里……]


“不要做傻事。”晓突然开口。
“什么?”
“不要做傻事,骊媚。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但是,不要做傻事。麒麟是不能见血的仁兽。所以,不要做傻事。”
“……所以,我死之后的事,拜托你了。请你一定要带着台辅大人逃走。一定要成功地逃离这里……”
“所以我说,不要做傻事。就算我可以带他逃走。你以为六太会怎样想?为了自己逃走要你牺牲性命,你要他一直背负着这样的内疚吗?六太是那么温柔的孩子……他受的伤已经够多了。不要再让他认为是自己的错。”
“晓………………”
“再说,”晓的语气一变,亮出“我早有预谋”的笑容来。“不用你牺牲我也有办法逃出这里。”
六太和骊媚吃惊地看着晓手里小巧的工具悄无声息地割断了铁条。
电子切割枪……架空背景就是好啊……要带什么都很方便……= =


[中间跳过。战争已经结束~。其实六太说“我脚痛,背我”那段我是很想写啦~~~~~~>< 可是不行,因为太萌了,所以没办法在那两个人之间插入一个旁观者……TT]

 

雁国主上带着亲切的微笑问道:“你救了我家马鹿。………………”他停顿了两秒,继续说,“有什么要求吗?尽管说。”
六太揉揉刚才踢人踢痛了的脚,道:“对,狠狠敲诈他一笔吧。省得他下次拿去花费在烟花地。”
“喂喂,你就这样不顾我的名声吗?”
“什么要求都可以?”
“嗯。”尚隆勾起风汉的招牌笑容。——谅你也不会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
“……请允许我拥抱一下六太。”
“………………………………………”很帅的招牌笑容垮掉了。
“不是什么要求都可以吗?”
“………………………………………”雁国主上开始咬牙切齿。——想染指我家六太?好大的胆子。
“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没抱过。可是,你就要求这样吗?”
“…………………………………………………………”又不是没抱过?嗯?
“嗯。”只要这样,就好了。
蹲下来,紧紧拥住面前小小的身躯。
暖暖的体温。是真人。是真实的六太。软软的,孩子的触感。是真人。是背负着这个国家五百年的那个孩子。是希望要一个绿色的国家的孩子。
不知不觉地,两行泪滑出了晓紧闭的眼睑。
“?晓?”
“唔?”晓惊觉,胡乱地在脸上抹两把,笑开来。“六太,要幸福哦。要和尚隆一起,一直,永远,幸福地生活哦。”
“哈?”六太的脸皱了起来。
尚隆臭臭的脸色却忽然变好了。
晓抬头看看雁国主上,忽然笑笑,塞了个小瓶子给六太,小声说,“这个,以后小心使用。不,你愿意的话多多使用我是会很高兴的啦。”
“这是什么?”
“……尚隆会乖乖地让你为所欲为的药。”
“哈?”
晓忍不住大笑出来,摸摸六太的头,“你以后自然会明白的了,小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