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个姚晨围脖提到老凌的
早起情绪低落,老凌问为何,我说:老三死了…他哈哈大笑:原来你也中了《山楂树之恋》的毒啊。我叹口气:就是,老三太完美了。老凌认真的说:老婆,其实我就是你的老三。我也认真想了想回答:我不希望你是老三,那么年轻就没了。你这辈子就踏踏实实做我的老凌吧…

老凌这个挨千刀的,竟然一个人偷偷跑去看电影,岂有此理,诅咒他不幸看部烂片

老凌前来探班,往椅子上一坐,气势大得象是制片人。

晚餐聊天的时候导演说,以后人类进化了,很可能会没有性别之分,我听了以后很纠结。。。思考良久认真的问,那人类没性别了,我还能和我老公生活在一起吗?众人纷纷嗤笑鄙视。。。切!他们纯属赤果果的嫉妒。

我兴奋的告诉老凌,他们都说我是微博狂人,改明儿个我也学鲁迅先生出个《微博狂人日记》去!老凌嗤之以鼻,别侮辱鲁迅先生了,你顶多就是颗卤蛋,还是颗很逊的卤蛋!别做白日梦了,赶紧做饭去!

老凌小学三年级的日记:某年某月某日,今天我回到家,我爸让我把手给他看看,他仔细看了我的右手,叹了口气,说:“唉!你也是个穷命。”

好大的雾啊,感觉世界上只剩我们这一辆车在行驶…快点到家吧,想老凌了,都一整天没见了…

老凌酷爱钓鱼,有一回带我进山钓红鳟鱼,说是中午吃炭烤鱼,想想都流口水,我们徒步走了四个小时终于到达小溪旁,老凌奋力一甩竿,在空中划了个漂亮的弧线,用力过猛鱼线挂高压电线杠上了,二人张嘴仰望半天,无奈的把杆留在了那,回家路上,饿得我差点把老凌给炭烤了。瞧,鱼没钓成,还赔了一只上好的

老凌骂我是“一颗很逊的卤蛋”。好吧,我就喜欢吃卤蛋!即日起,本脖主改名号为“卤蛋”!

公婆来家小住,家里明显整洁了许多,老凌气焰嚣张了很多,家有二老温馨了许多…

家里就剩最后一碗鸡汤了,老凌给我下了碗面,感动得我内流满面,吃完面对他说:老公,我没舍得喝汤,用这碗汤再给你下碗面吧!这可是地道的老汤噢。老凌嫌弃:我不要,这不就是地道的泔水吗!

刚看见一个很强悍的段子,我念给老凌听:两个日本人讨论地铁拥挤。一个说:太挤了,我太太上星期被挤流产了!“另一个说:”这算什么,上个月我太太被挤怀孕了!”老凌认真思索:这么挤啊,下次去日本必须去坐地铁感受一下。我微笑着告诉他:下回去日本我们全程打的。

老凌人真好啊,给我带了驴肉火烧。。俺感动,但真有点吃不下,前天晚上和昨天晚上吃得就是驴肉火烧,吃得俺都有驴脾气了。。。

英国一心理学家研究成果:男人逛街给家人买礼物时所承受的心理压力,和警察寻街遭遇歹徒时所承受的心理压力大体相当亲娘啊!老凌,以后再也不逼你陪着俺逛街了。。。

早上听一个黑人歌星的海豚音,很好奇为什么人类能发出这样的声音,自己忍不住也试了两嗓子,把老凌吓得从卧室跑出来,以为我被开水烫了。。。

看见《XX》杂志上有篇关于我和老凌的文章,说是我俩曾经困难得要喝地沟油,后来发迹了天天打飞的上法国买LV,因为挥霍过度又成了穷光蛋。这位写手真可以去当编剧抢财神饭碗了,不过瞎编也得注意细节写实嘛,我家附近还真找不着地沟,没处捞油去。还有,我干嘛只能去法国啊,是只有到那的机票才打折吗?

老凌今天第一次认认真真的看了各色人等的微薄,恍然大悟:我终于明白你为什么能排第一了,你不就是个“三八”冠军嘛!

不能再呆着这里瞎逛了,老凌已经用不断清嗓子来表示自己的不满,脖子们,我先撤退了,女人还是得家庭为重嘛,对不。。。

老凌不在,我才意识到他存在的重要性。。。早上面包又烤焦了,要是老凌在,他定会一边骂我是个败家老娘们,一边把呈黑炭状的面包吃下肚。现在好了,只能丢进垃圾筐,真是太浪费了,唉~

和老凌共进午餐,我絮叨起昨天看到的一则感人至深的新闻,说是越南一男子,思念亡妻,便将尸骨刨出做成标本,天天搂着睡。唏嘘不已后发现老凌愣愣的望着我,我感动:咋啦,你是不是也觉得特感人?老凌摇头:不是,你能不能吃完饭再说这事,我正啃骨头呢,听着有点不敢吃了

到老凌童鞋的住地了,房间乱得像是刚被贼洗劫过,放下行李赶紧收拾。他心安理得的坐在窗前看书,美滋滋的说:其实我是有意不收拾的,我就喜欢看老婆给我收拾房间,叠衣服,这样我感觉特踏实。。。唉,男人不干活的理由总是华丽丽的,关键是还能让你听得心里挺舒坦。。。

卤蛋和老凌进行了小规模的“广州一日游”,颠簸了一个多小时到了市里,吃了顿披萨,想看电影,结果时间不够,看不了《暮光之城》。恋恋不舍徘徊了一圈,买了几张影碟回来学习,回顺德的路上,我俩都累得睡着了。。。这会老凌去上工,我又继续织围脖

老妈打来电话夸奖老凌:盼盼,《跤王》太好看啦!看得我都睡着了。。。老凌纳闷:妈,都睡着了还叫好看啊。。。老妈:对啊!睡醒了一觉,爬起来竟然还能看得进去,这戏真不错!老凌惆怅了。。。

老凌批评我:你不能总对人掏心掏肺,容易受伤害。我嬉皮笑脸:没事,都掏出去了,我就能变成一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从此没有烦恼,永不失眠。

不顾老凌的百般阻扰,硬是从把家里的被子托运到了剧组,昨晚睡在俺家蓬松松的大被子里,格外的踏实。早上醒来问老凌,睡得如何?他说:好!我鄙视:切~男人就是怕麻烦,尝到甜头就不唧唧歪歪了

老凌困了,边化妆边苦着脸,感觉谁欠他钱没还一样。

机场大厅等行李,老凌说让我帮他捶捶背,我卖力捶了几下,他又嫌我不够用劲儿,我只好加大力度,边捶边感叹:这要是被拍了,新闻标题一定是《演艺圈家庭暴力升级,姚晨于大庭广众之下暴打亲夫!》

哈哈,我家老凌属猴,我曾一度用“大嘴猴”作为我博客的头像

老凌打来电话,说自己昨天有场戏演得特假,我批评他:演戏还是得注意力集中,投入了就会真实。他郁闷:没法儿投入,是场接吻戏。我立即表扬他:那你投入不了就对了…

我:老公,有个八卦杂志说咱俩婚姻现危机,你的照片还上封面了呢,你生气不?老凌:真的啊!那我那张照片帅不?我:呃…还是蛮帅的。老凌:呵呵,那我就不生气了。

偶见某八卦杂志封面赫然写着“姚晨婚姻现危机”,吓一跳,心说我咋不知道这事儿呢?定睛一看,嗨,原来是拿我和造型师唐毅看图编故事呢。最有趣的是文章结尾还祝福我的婚姻幸福长久…好吧,谢谢啊!

昨夜,一堆国产动画片人物在梦里嚷着要来我家住,我激动万分,热情招呼:没问题!都住下吧!就是要注意,不能进门不脱鞋,不能在沙发上吃零食,不能上厕所不关灯。话刚到这儿,大伙儿瞬间消失了,我急哭了:别跑啊!等一下会死啊!还没说完呐!老凌不在家的时候,这“三不能”统统作废!

老凌半躺着看电视,也不晓得看见什么节目了,仰天长叹:花儿会枯萎,因为无人浇灌;艺术会死亡,因为无人欣赏。。我赶紧拍马屁附和:就是的!咱俩不在家,那些花花草草都该干死了吧?惨遭老凌无情鄙视。。

老凌看见了这个木头桩,立马冲进店里跟它较劲,嘴里还自配声效,老板娘目瞪口呆站在一旁,我拍完照片赶紧溜之大吉,真是太丢人了…

老凌特爱这件家居服,非穿着去上班,大家都说:呦!这么好看的衣服一看就不便宜,得好几百吧?他很得意:错!是好几十,我媳妇淘的!

老凌组里有个弟弟是个“跑酷”爱好者,今儿个在众人面前从4米高台跳下两次安然无恙,看得老凌目瞪口呆,羡慕不已,由衷的对他说:弟呀!你长得也比我帅,穿得也比我洋气,还会跳楼。。。

我:老公,今天降温你多穿点。老凌:你管。我:我不管你,你能长那么大吗:)

老凌睡着啦,我们使坏,准备悄悄撤走,再给他留张条:我们走了,你照顾好自己…

我:老公,今天是情人节耶!老凌:跟我有啥关系,我又没情人。我:这个其实就是恋人之间的节日。老凌:跟我有啥关系,咱俩是夫妻,又不是恋人。我:人家外国人夫妻间过情人节老公都会送老婆玫瑰花呢。老凌:跟我有啥关系,我又不是外国人。

老凌一走神,错把红灯当绿灯,提前拐了弯,嘴里一个劲儿念叨:对不起!对不起!我很奇怪:跟我说对不起有啥用,反正肯定是要被罚款了。他叹口气:我是对后面那辆车说的,刚才我拐弯,那哥们也糊里糊涂跟着我拐了…

发现了威胁老凌的新法宝,只要告诉他:你麻溜儿对我好点,否则写微博痛诉你!他立马低眉顺眼很多,嘿嘿…

老凌三十岁,终于突破自我,把一头黑发染成栗子色,还剽了几缕灰色。可惜的是,那天我一回家,他兴冲冲迎上前来,我却不长眼的大惊小怪:呀!老公,你头发咋落了那么的多土…

老陕老凌,酷爱喝洋咖啡。最烦他磨咖啡豆,声音大得像用电钻装修。

感谢睡梦中被我摇醒的摄影师老凌,给穿短裤的俺和笔记本来了张合影。低碳在行动,昨晚你关机了吗?

这两天,不断接到电话短信,内容无一例外都是夸赞老凌童鞋在《空姐》里的表演很不赖。甚至有朋友直言:“你这部戏可没有你老公演得好。”嘿嘿,怪了,头一回听人批评俺心里竟美滋滋的。。。

老凌童鞋给俺煲了锅鸡汤,俺鸡动得盛了一大碗,第一口差点吐回碗里,亲娘诶,这哪是鸡汤,分明就是碗中药。老凌甚是得意:味道可以吧?我把抽屉里那一袋子药材都搁进去了,你最近太累,得好好补补了。俺崩溃:苍天啊,那一大袋子够煲20次鸡汤了。。。

翻着八卦杂志,我突然说:老公,其实你也是个“富二代”。老凌发愣:恩…怎么说?我甚是得意:你是艺术之家里的“富二代”,所以我也算是嫁入了“豪门”…

又是这个点儿收工,老凌肯定已经呼呼了,到家又要惊扰他的美梦,真是内疚啊…几天没时间做饭,冰箱里的蘑菇肯定坏了,一会儿得记住把它丢出去,要不得臭了,默念三遍,不能再忘…

人生在这里只有两分半钟的时间:一分钟微笑,一分钟叹息,半分钟爱,因为在爱的这分钟中间他死去了。”

半分钟的爱,我们要珍惜…

今日老凌三十而立,几位死党从城市的各个角落赶来为他庆生,老凌有些激动,虔诚的对着蜡烛许愿:我希望大家永远在一起,我希望你们永远都不会离开我…我鼻子有些发酸,在心里答应着:好。

老凌:其实翠平应该是狮子座的。我:对啊!怎么早没悟到!当时我把她演成白羊座了,唉,可惜了了…

和老凌在电话里聊了许久,似乎又回到了北电排练场,我俩针尖对麦芒的时光。。。

老凌最惬意的两件事,摸自个儿的耳垂和看手机报

一路格桑花,矮矮的它们像新娘的捧花,把盛夏的高原打扮得异常漂亮。 藏族有一个传说:不管是谁,只要找到了八瓣格桑花,就找到了幸福。老凌曾在海拔最高的地方,为我带回过一束美丽的格桑花,我如获至宝,小心将它装进瓶中,希望这幸福之花能开得久一些,再久一些。。。

那天老凌重感冒,脸色不好,后来打来电话:我现在才知你每次面对那么多采访有多么累…

前两天有记者问:你希望老凌越来越好吗?我回答:当然!她又问:怎么好?是希望他越来越火吗?我想了一下:越来越火不见得是越来越好…

呵呵,老凌童鞋最大的特质就是真实简单,期待看见一个不一样的王生

最浪漫的事是,老了,没牙了,你还能这样啃我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