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今年的美国大选已经拉开帷幕。美式总统制下,一人当选总统,所在党数千干部将在朝,所以在8月底9月初共和、民主两党全国党代会上,两党竭力营造“举党一致,共推领袖”的气氛。两场在南方州份相继举行的大会,也着实替两对“北方组合”(罗姆尼-瑞安、奥巴马-拜登)短暂拉抬了人气。但对比之下可发现,尽管罗姆尼更需要靠本党辅选,但共和党对其的支持度不及民主党对奥巴马。换言之,共和党尚未完全团结在罗姆尼旗帜下。
从两党在党代会上通过的新党纲来看,民主党党纲更多围绕奥巴马竞选需要展开,针对女性、年轻人、中产阶级以及少数族裔展开“催票”动员,在回避奥巴马的软肋就业问题之外,铺陈甚多体现奥巴马自由派色彩的政策表述。相比之下,共和党党纲非为罗姆尼贴身打造,不少纲领着眼于数百名国会议员候选人以及更多的地方候选人,与罗姆尼的政见有距离。
党纲固然不是选民决定总统选举投票意向的关键,某些选民同时支持分属不同党派的总统和国会候选人的情形也不鲜见,但党纲的出台过程体现的是总统候选人对所在党的驾驭、领导能力。而罗姆尼在这方面远逊于奥巴马,这从他在党内初选的前半程载沉载浮可见一斑。
罗姆尼曾被讥为“贴共和党标签的民主党人”,这使得他在需要共和党辅选时不得不四面妥协,例如把党纲制定权保留给国会共和党人。而共和党近年来分化严重,总体趋于激进。两年前国会中期选举时,不少老资格共和党议员因茶党(共和党内部极端派别)候选人的干扰而落马,显示了草根右翼对联邦政府救助银行和刺激经济政策“垒高赤字”的刻骨仇恨。
草根左翼固然也通过“占领”运动表达了对“肥猫银行家”的愤怒,但这股扰动被奥巴马以同仇敌忾的姿态招安(奥巴马的代价是在华尔街的筹款逐渐落后于罗姆尼)。换句话说,由于美国金融管理层的超党派延续性,尽管奥巴马的金融救助和经济刺激(包括减税)政策与小布什时期一脉相承,只在后期增多了政府监管,但却可以不受由此带来的民意反弹压力。
民主党靠奥巴马的“局外人”形象,在中期选败后稳住了阵脚,高层一片祥和。同期共和党则是群雄并起,共识日稀。鉴于麦凯恩2008年主打国防安保,一念之差投票支持小布什救助计划致使选战败北的教训,罗姆尼决意抛弃小布什-奥巴马财政路线,回归里根“小政府”理念。这是他在诸多社会问题上与共和党主流偏离,却仍能胜出总统提名战的法门。
只是,抓住了党内有限的共识,不等于抓住了共和党。庞大的南方保守选民,对儒雅的罗姆尼并不感冒。罗姆尼在党代会上获得加冕,但之后他还得孤军奋战。共和党总爱把奥巴马比作未能连任的卡特,但罗姆尼也须避免1996年鲍伯·多尔挑战克林顿昙花一现的命运。
眼下,“非奥巴马”是共和党最大竞选公约数。4年前夸口能解决失业的奥巴马,就像曾自诩赢得伊战的小布什一样,遭到对立政党的奚落。但正如奥巴马所指出的,共和党更多关心本党能否上台,而对本党政策的可行性论证甚少。虽说奥巴马当年正是靠着“非小布什”的一系列空洞承诺赢得大选,但共和党很难重演这一幕,因为奥巴马的声望还没掉到小布什的地步。一个简单的事实:小布什发动了伊战,奥巴马可没有制造金融海啸。在近期党代会上,克林顿作为“优质党产”能为奥巴马站台,小布什仍被视为“有毒资产”深宫冷藏(仅派前国务卿赖斯出场)。从这个意义上讲,小布什对共和党信誉的透支,连累到麦凯恩、罗姆尼这两届总统候选人。
在与党内其他大佬若即若离的环境中,罗姆尼挑选了便于控制的小字辈瑞安搭档,在竞选演讲中主要指责奥巴马,再就是突出自己在政商两界的理财佳绩,而避免因“价值”议题(譬如堕胎、摩门教)引起党内纷争。遗憾的是,对于不熟悉的外交安保话题,罗姆尼选择了现成的智库团队,其中多数来自小布什时期崛起的“火神派”。因多属“苟合”,罗姆尼平时照念这些人提供的咄咄逼人的讲稿,在党代会上则能少提就少提,朝俄罗斯虚晃两枪交差。
image反观曾犯外交幼稚病的奥巴马,在任内依靠拜登、希拉里、罗伯特·盖茨、帕内塔等补齐自己的短板后,如今更愿意大谈本届政府在国防、外交上的政绩,如在伊拉克、阿富汗、利比亚的事态进展和美俄关系的改善。尽管对叙利亚和巴基斯坦的外交仍不理想,最近又有新书曝光本·拉丹不是被美军亲手击毙,但众多恐怖头目被炸身亡、今年本土恐怖袭击警报骤降的事实,已足以说明奥巴马国安团队的精明强干,这可以平衡掉希拉里退休的不利影响。
离大选投票仅剩两个月,11月6日鹿死谁手?大佬罗姆尼迫切需要共和党的辅选机器全速开动,但这台机器既非他能控制,也非毫无副作用。而缺少了得力的政党后盾,罗姆尼单挑在任总统,前景堪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