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跟chris相望于网络问早安,聊起keso的离开和九点的豆瓣。诚然,嚼烂的话题,却因为我们都不专业,所以红口白牙,天南地北的瞎侃。大致摘录几点:

1.豆瓣真的很牛B。
一旦前期积累了大量的用户群后,利用用户的喜好,之间的联系迅速的可以推出我上,我听,九点,不仅省了雇用编辑的大笔银子,还尤其的对用户的口味。口碑吸引大量的用户,用户的聚集又使得个体口味的聚焦和扩散更准确和有趣。简言之-正反馈作用。

2.用户价值的创造力是惊人的,但用户发散的创造兴趣也是不可控的。
现在豆瓣30万的注册量,用户继续增长。还有无数个web2.0的实践者和数以百万计的用户群,他们正在将兴趣越来越细化,越来越边缘。在大家玩的初期,可能一点中庸的小资的大众的东西就能填满了频道,但现在不是流行“尾端”了吗?你的尾端是什么?几百万用户的“尾端”是什么?我正经之余就对八卦政治和成人情色抓住不放怎么办?而且有无数我这样的臭味相投的家伙。现在我们同样会创造“内容和价值”,只是这“内容和价值”,即将越过道德和法律以及GFW的界,怎么办?

3.去中心化后的“中心编辑”们现在又在做什么?机器算法VS适当调整?
用户贡献的内容想必是丰富多彩,波澜壮阔的。但我们的和谐社会要求步履整齐,风平浪静。现在就出现了一个不可调和的矛盾,在确保用户价值完整全面展现的同时,怎么继承“编辑时代”的粉饰和伪装。接着2的问题,如果出现了以上的状况(我知道豆瓣删除了很多小组,我同样确信有些博客文章怎么都不会首页推荐),也就是去中心的编辑在省去了创造内容价值的负担之后,开始在web2.0的时代充当纯粹的筛子和监工。我们如何再去相信我们眼前这个口口声声说是依靠用户数据积累和机器算法堆积的假象呢?

4.一个泛民主化样本?
如果人工的适当调整式微,豆瓣或者其他web2.0站点继续自然发展的化,这个倒真是一个算得上是封闭的民主化样本。虽然这些网站现在都还是他的健康上升期,但我还是坚信,内容终有沉渣泛滥到不可收拾的一天,因为这是大众提供的内容。在GFW不干扰的情况下,我想知道凭借豆瓣和豆子们的自发管理如何平衡内容的过渡扩张带来得的适得其反。
算不算一个网络上的泛民主样本呢?

5.希望我们真的能够观察和思考到第四步。否则将永远在咒骂中停滞不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