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塔罗之魂

我突然就哭了,哭得像个孩子。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事,我只是无端地觉得你过份美丽,美到我非得用眼泪来证明。而你微笑着拿走手中的塔罗牌,告诉我你只要用一副小阿尔克那就能占卜出我俩未来的命运。我相信,你曲卷的长发垂落在我手心,你迷人的嘴唇拱成一个圆形,那里边含着一颗珍珠。

你让我用手抚摸那长条形的纸牌,然后用最虔诚的心去帖近它,我照办了。然后你将纸牌分成三堆,又叠在一起,从里边抽出四张牌,将它们呈棱形摆放开。你衣袖有胸囗的蕾丝花边构出妖艳的曲线来,亮丽到我都睁不开眼。

你抽出第一张牌,那是一座高塔,你说:“这张高塔代表你的过去,你一直对自己的生活充满怀疑,充满危机意识,你不相信任何人,孤独而脆弱。”

然后你翻开上面一层的两张牌,一张是烈火战车,一张是爱神,你说:“你现在陷入爱情之中,像一辆不顾一切的战车般飞奔在热恋的路上,你的不顾一切依旧危险而不确定。”

最后你翻开代表未来的一张牌,是月亮,你说:“那是你的未来,你依旧什么都没有,一切如水中之月,美丽却是泡影,所以……”

你停顿了一下,上挑的眼角女巫般顽皮,“亲爱的,我们注定不能在一起。”

你说完后就伸出修长雪白的臂膀,展开迷人的手指收拾起那副决定了我命运的塔罗牌。我看到那张爱神下面居然还隐藏着一张皇后,她正用讥讽的眼神望着我。白色的窗帘正挑动着微风抚在我的脸孔上,我已经三天没有刮胡须了,是她说喜欢我下巴青青的样子,清秀中不失性感。

现在,她却只是用几张牌就了结了她想了结的东西,只是她不明白,其实我也有些想了断的事情,先前没有告诉她罢了……

二、沦陷的姿势

我下落的时候什么也看不见,大天使长说那是我应该得到的下场,穿过云层时看不见朋友的眼泪,我就会自己忘却自己。所以我下坠时很平静,只听到风声从耳边掠过,就像一片片撕成条状的天堂的芬芳在我身边滑过。上帝说过要将我变成一个男人,那样至少不必靠天使高贵优雅的面容博取财富与宠爱。

于是我着陆时,两腿中间就多出一块欲望之肉,喉间突起的部份更是令我失去了先前美妙的声音。当脚底触摸到地面时,我的心突然如针刺般疼痛,美人鱼曾经告诉我尾巴被分割开后在人间行走,就如走在刀尖般痛苦,原来堕落凡间的天使也需要承受,尽管那时我不懂爱情。

我只是不想将漫长的生命融化在纯白色的世界里,我想去体会灰色的痕迹,想看到血腥与残酷是何种表情,所以,当我用毒液混入尤利西斯的酒杯时,心里居然是莫名的兴奋。现在,尤利西斯不会再用鄙夷的囗吻对我呼来喝去,而我也终于要享受人间一切的浮华。

在人间第一样看到的是自己的鲜血,那腥咸的红色液体顺着我的嘴角流下来,引得众凡人纷纷驻足观看,我听到他们在说:“天哪,多美丽的男子啊!”

美丽的男子?那是我在人间的第一个称呼,直到她将我带走的那一刻,我还呆呆地问:“我是美丽的男子吗?”

“不,男人不该用美丽来称呼,你只是太高贵了。”她这样对我说,声音比那人鱼还要美妙上百倍。

“你要带我去哪儿?”我望着她轮廓清晰的面孔,她像黑夜中的明月般闪亮的眼眸,以及丝绸一样光滑的及腰长发,我深深怀疑她也曾是个天使。

“去我的小花园,只有我们俩,我丈夫不会发现的。”她妩媚的脖颈上挂着银色项链,闪闪动人地向我照射光芒。

“可是……”我又继续问她,“什么是丈夫?”

三、禁断之书

就这样结束了?你将那副牌收起,然后站起来替我收拾衣装。那些衬衫和西服都是你用

另一个男人的钱买给我的。我穿着它们是那样合适,我们吃着精致的法式面包配鹅肝酱,然后把黑森林蛋糕做为餐后甜点,你曾说我就是那甜点,我当时回答你我一点也不黑,你是笑得那么开心。

我都来不及问为什么,你就急急地回答:“我男人要回来了,我给你钱,再给你买个小花园,另一个更大更美丽的小花园,里面种满你喜爱的红色郁金香,好不好?”

你不明白,我要的不是郁金香,也不是粉色玫瑰,我只想要你。

“那你呢?你在那个花园里吗?”

“我会过来的,但不是像以前那样天天在一起,明白吗?美丽的男人。”你轻抚着我的脸庞,一股桅子花香飘过我的鼻尖。

“我不要,我不要郁金香,也不要钱,我只要你。”我的心突然又恢复到刚坠时的疼痛了,那种感觉已经远去很久,现在突然回来,令我猝不及防。

“不要傻了,我们只是两个不幸的天使,当初大天使长将我推落凡尘时,我也和你一样天真。可是当我拥有了凡人享受的生活之后,却非得靠嫁给一个我不爱的中年男子作代价。”

“原来你早就知道我是谁,而你是我的同类。”你的话让我的心痛加剧了。

“那么……”我感觉到有一行湿迹划过自己的脸,我心如刀割,“你当初的选择正确吗?”

“我想回家,回到天堂去。”你在冷白色窗帘的映照下显得圣洁无比。

我从背后拥住她,将一只手盖上她百合似的苍白嘴唇:“我来帮你。”

不一会儿,她就倒在我怀中,像一只断颈的天鹅。

我想,她终于可以回到天空去了,可以去享受天空的美好。就让我一个人,留在人间老死,然后奔赴死亡,接受地狱之火的煎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