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承认写上一篇的时候我神志不清。
不过说实话,我特喜欢那题目。
送我疲惫的纠结,到你华丽的刀刃前。
看着就特有成就感。
为了弥补过错,赶快来再写一篇实际上是为了让上一篇沉下去。
我这么一快上大学的小姑娘,怎么着都该积极向上开朗乐观把。
我也算懒的可以,一天博客更新2次,实在诡异。而且这个开场更加诡异...

最近喜欢穿件连衫裙踩双高跟鞋披头散发地在外面招摇过市。
额...有必要解释一下。
连衫裙么是因为大热天的这东西特凉快,还方便了从头套到脚就穿一件你说方便哇啦。
高跟鞋么也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种细跟的走起来爹呱爹呱响的那种,纯粹为了满足一下身高方面的欲望。
披头散发么是因为貌似我的皮筋都不见了,出门朋友嘲笑说我穿了件貂皮披肩。

我那天在新华书店买书。
听见一小青年在角落里打手机。大略一听,哇全是英语还特流利。
我想他 咋一身外地人打扮看不出来还是个人物。
我怀着试试我的英语听力还行挖的想法走近了一步。
妈的原来是外地话。我认识两三个桂林的朋友,跟他们说话一个德行。
貌似在说什么女人的事情,觉察我的存在便压低声音。

还有天我在KFC里写东西。
我点了可乐和署条,找了个角落的位置。我承认我是冲那空调去的。
一看旁边那哥们儿比我还牛,什么都没点趴那睡大觉,还打呼呢。
我也没理他。之后他便醒了。之后便开始跟我说话。
他问我嘉兴学院平湖分院好不好的。我说还好把。
反正说着说着就把我们这的大小学校都说了一遍。
最后他问我什么学校的,我说我在嘉兴一个学校。
他竟然说,他以前考上一中,他没去上,工作去了。

今天我在大街上看见一对情侣。
在十字路口。
貌似那男的眼睛里进了沙子。
那女的就帮那男的吹。
那可是在十字路口人行道走到一半啊。
奋不顾身到后面的车死按喇叭都没反应。
什么是伟大的爱情。丫都给我学着点。

突然发现我这人特爱观察生活。
今天我在家大扫除。
拖地,擦玻璃,整理房间。
买菜,做饭,清洗碗筷。
我也觉得今天有点失常。
不过看来我还是有贤妻良母的潜质的。
谁讨回家做老婆肯定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