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段时间老做些奇怪的梦,梦醒后有的能记起,大部分忘掉了。

频繁出现的几个和能记起来的都与交通工具有关:

飞机:
梦里的飞机全部正常,一般都是我用肉眼都能看出来此飞机有毛病的那种。

几次是俩飞机对撞。我就眼睁睁看着飞机上的人成了火球。还有一次,我看见一个飞机就要掉下来,距离飞机的直线距离不远处有一个大湖,我心里就祈祷、祈祷、祈祷,希望这个已经在下降的飞机能保持惯性时间再长点,再长点,以便能掉落到这个湖里。然而,湖旁边就是一个宽阔的柏油马路,如果落到路上,肯定机毁人亡。因为在我心里,如果飞机不掉到水里,直接撞地面一定发生爆炸,爆炸后谁也别想活着出来。幸运的是,我的祈祷奏效了:飞机轰然一声掉到了大湖里!我撒开兔子般飞快地大长腿跑过去,和几个黑鬼一起一个个把湖里的人捞了上来。我对自己经常比较苛刻,小时候做梦梦到一个莫名的妖怪或者坏蛋追我时,经常伸不开腿。梦见打架,经常伸不开胳膊。其实,碰到大事的时候我的腿脚还是蛮利索的,梦见飞机掉湖里,三脚两步就跑到了。

电梯:
我经常梦见自己被困在电梯里,或者刚上电梯,突然电梯直线掉了下去。然而,每次我都幸免于难。有一次我看到一个电梯坠落的急救措施:背靠电梯,半蹲,脚尖垫起——据说有人因使用此方法从坠落的10楼电梯里竟然奇迹般生还,而且安然无恙。或许正是这个不靠谱的故事,让我对此记忆深刻,以至于每次坐电梯都有心里障碍,甚至故意背靠电梯并垫起脚尖。

轿车:
最糗的是开车。尽管到现在我还没有车本,我梦里经常开车。最近一次梦里是酒后驾车。我刚开两步,只觉酒劲冲得厉害,以至于我连方向盘都把握不住。然后,轿车倒了。而且是向右侧站立了起来。醒来后我很奇怪,通过公交车的窗玻璃看旁边的小汽车,实在想象不到如何能把车子开到右侧站立状。

最近老做一些千奇百怪的梦。昨天晚上又梦见我爸要把两只狗崽儿卖了,而且还心疼得两眼泪哗哗掉。在此之前还作了一个长梦,说我又年轻了,又回到篮球场了,又发挥超常了,又被众星捧月了,还心想:真他妈有成就感。

今天早上老婆说:你这一晚上除了翻腾身子就是说梦话,弄得孩子晚上老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