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前天那篇没提到昆曲,因为当时完全没看出是个什么东西——一个弹筝的绿衣女子边上一个穿粉褶子的同学在不知道干嘛(France2那些人忒贫了,听不出原声,只是觉得这两人的搭配很有几分奇怪)——一会呼拉一下又跑出来那么多mm,也顾不着再寻思“那生素昧平生,因何到此”了。今儿个常去的一个论坛有人提到,才再去找央视的视频来观摩,写了以下两段,转贴过来凑个数,题目那绝对是标题党的路子了:

那“昆曲”是真不咋地,据说词儿是“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这玩意是昆曲的词儿吗——这比张军给邰正宵唱的“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还别扭,后者昆曲里好歹还有个改编版(说的是呢,为啥洪昇要把李白的词改成长短句的“花繁秾艳想容颜,云想衣裳光璨”?)),也没正经唱(也是,没笛子怎么往下唱啊,这么多叮铃当啷的,呵呵)——出来念了四句定场诗就下场了,整个儿一瞎折腾。演员的身上也别扭,据说是厅堂版牡丹亭去柳梦梅的,亏得南新仓还好意思卖那么贵的票。


又者怎么这段所谓的昆曲也叫“礼乐”啊?后边人多(比八佾的人多多了吧)礼乐一下也还算了,这一个人的也叫礼乐?南明小朝廷用昆曲作雅乐,情形也还不至于如此寒碜吧?另外,这如果是要纪念阮大铖同志的话,可就有趣儿了,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