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冒来得莫名其妙,拖了五天一直没吃药忽然好了。
时间仿佛不够用了,匡威鞋目前的销量还算满意。我是个对金钱敏感的家伙,又拥有奸商的嘴脸,所以我洋洋得意的对自己说你还真是个做生意的料。自从卖匡威鞋子之后再也没看过一部电影,唱片倒是经常听,因为失眠。贝司在小酒馆的仓库里估计又蒙上了一层灰,已经快一个星期没有摸它了。
昨晚弄完订单之后被怂恿去朋友新上班的地方喝酒。抱着玩累了睡得香的想法我就去了,再说喝酒也不用掏钱。去了之后才知道是个慢摇吧,里面全是热舞的美女和轻佻的帅哥,震耳欲聋的嗨曲拍打着耳膜,我面无表情地坐在那,打心底不喜欢这样的场所。同去的朋友很开心,一直跟着节奏摇摆身体。不想让大家扫兴,后来我就跟着扭了一会儿。觉得挺傻逼的。
人活着本来就是一件挺傻逼的事。智者都在棺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