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工最近非常不靠谱,这么大人了,老跟出租车较劲。

上次把行李被司机拉跑了,他在后面追了100多米,没追上,只好报警,后来行李回是回来了,却没赶上飞机。所以理工他穿T恤跟航海速干裤背着心爱的越野大背囊(内含笔记本一本,且无电源),就这样,很潇洒的去了泰国。——这倒一直是他的梦想,一只背包走天涯。

不过,到泰国后第一件事就是去买衣服,从长袖衬衫、长裤到内裤、袜子,他说,我好几年没这么买过东西了。没错,一向都是老婆给买的,在家试穿的时候还能指手画脚。
题外话是,泰国的服装真便宜啊,以前在国内买的500-600一件的所谓英国进口衬衫,这次不到3000B买了2件衬衫1条裤子又送了条裤子。加上内衣内裤袜子等才折合人民币不到1000块。
买啊买,洗漱用品啊,笔记本电源啊,等等,每天下班都要去逛会儿街,还是被迫的,nnd,我每次逛街都为又败家而内心挣扎半天。这小子就是命好。
最终他买了一个箱子回来,半箱子新衣服,半箱子walker曲奇饼干。连最后那1000多B也没浪费,又在机场给我买亮闪闪的小石头。我已经研究了在香港的GIA课程,等他在香港做项目的时候,我已经要替他报名。

跟着,理工今天又去机场了。一会儿,我电话响了,陌生号码背后听见理工在哭诉,手机落在车上了。
得,又一通忙活,这次运气好,这个司机一看见乘客落了手机,就排队去了,我拨通了司机电话的时候,那司机很镇定的说,我在排队,就是等你们来找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