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希望你能读出人味, 
从每本书,每一个作者, 
他心里想的是什么,他想要表达什么, 
而不是怎么去作协上班。 

早晨,当你走进人群, 
你庆幸完成了手里的活。 
这样不至于懊悔,并且, 
你又一次摆脱了你的丈夫。 

那个千疮百孔的家, 
像鸟儿张着嘴。贫困是真的, 
惊慌也是。他窥探你的隐私时, 
从不愧疚。 

而他(另一个)每次抚摸你, 
像狗啃着骨头。 
事后他躺在床上抽烟,答应你的事, 
全都不记得了。 

你只是一个宝贝。恐怕 
你写的小说或诗也名不副实。 
你有一个操坏的未来, 
如果在作协上班,一切就好了。 

你能去操其他作者。 
即使这样,我希望你能体会, 
那种疼痛的感觉,就像用手捏着火柴, 
在它燃尽时,手指的感觉。 

2014-08-19